Scar七

我是个几近绝望的人
每每也不剩多少希冀
文字也廉价,连苦诉也支付不起
灵魂也无,意蕴也贫瘠

下一次
可不可以换你
喜欢我到疯掉

不言过往 再无归期

这篇是1128 @小凯爱阿玺 点梗的童柯

还有!!!

划重点了!

庆祝我家大哥 @白小萌 订婚啦~~~同时也提前祝大哥生日快乐!

这里有一些句子是我家二哥 @口苗le个口羊 写的【抱紧二哥大腿】二哥最优秀!二哥最厉害!


好啦,看文吧

BGM 是  忽而半夏

大家自己搜一下哦

顺便严重吐槽一下lof!我本来下午就想发了它闪退了一下午!

be预警【别问我为什么be,大哥说的都对我要听大哥的】

不许上升×9215201128


中国,北京

深夜十二点,霓虹灯的色彩依旧充斥着整条街道,盛夏的酷热在深夜并没有减弱几分。24小时便利店冷气开得足足的,每当有人推开门时都会从店里涌出一团冷气在空气中凝结成白雾。嗯,北京的夏天。

 

邬童抬头看了看服务生递来的面具,接过后带上,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便遮去了七八分,留下一双桃花眼好看的紧,小小的下巴,嫣红的唇,漂亮的如同桃花精魄幻成的妖精。

 

整了整衣角手插的口袋中,用肩膀顶开酒吧大门走了进去。

 

啧……真吵。邬童皱了皱眉,侧身避开一个喝的醉醺醺的壮汉,走到吧台边长腿一跨找了个椅子坐下。屈起指节轻扣着大理石的台面,扬起下巴对着面前的调酒师指了指

 

“先生你好,喝什么?”

 

“柠檬红茶。”

 

“嗯?您要的应该是长岛冰茶吧?”

 

“我说,柠,檬,红,茶!”

 

“哦…好的。”

 

震耳欲聋的音乐模糊了对话声,使两人的声音听起来变得有些失真而飘缈。调酒师瘪了瘪嘴转过身取下一个杯子放入柠檬片,邬童幼稚的如同一个得逞的小孩一样笑了,扭头看向舞台

 

舞台间亮起一束灯光,把台上划分成明暗两个世界。从后台的角落里有一个舞者从暗处走出踱步到光束之下,一个微微侧头的姿势都让人觉得耀眼的让人挪不开眼。随着音乐强烈的节拍,动作干净帅气的不像话,引得台下尖叫声此起彼伏。

 

调酒师拿着杯子放到邬童面前,杯子与大理石接触轻轻发出“哐”的一声,“柠檬红茶。”

 

“嗯。”

 

邬童接过杯子浅浅抿了一口,调酒师顺着邬童的目光看向台上,轻笑一声,开口和他搭讪,

 

“很帅吧?像你们这样的漂亮男人都爱这一款吧。”

 

“不,”邬童回过头对向调酒师的眼睛,眼神里瞬间充满戾气,“这不是爱。”

 

爱应该是更深的东西……那爱是什么呢?

 

与之相识,情意相合,这算不算爱?

不告而别,就此隔绝,这算不算厌?

 

曾有人护你如性命,这够不够好?

有人曾弃你如糟粕,这够不够坏?

 

调酒师耸了耸肩,嘴角勾起淡淡的弧度,指尖上一只长勺飞速旋转,像极了学生时候转笔的那种少年。虽然同样带着面具,但与邬童几乎遮去全脸的面具不同,调酒师的面具只挡住了半张脸,露出锐利的下颌线和看上去侵略性极强的唇,淡淡抿着带着的微笑。

 

“名字?”邬童盯着调酒师唇边若有若无显现的梨涡,突然想起了某个人,顿时对眼前这个男人有些感兴趣,单手支着下巴微微向前探身

 

“Jackson。”调酒师扯了扯在胸口的身份牌,让他看清楚,“怎么?想泡我?”

 

语气里满满的一股肆无忌惮的劲儿

 

有趣,像只装狼的兔子。

 

伸手抓住人的衣领扯向自己,邬童对着人的唇把口中的柠檬红茶渡到人口中,笑的邪气,“不是想泡你,我想睡你。”

 

“够直白哈,”Jackson推开他,纤长的指尖拭过唇角遗落的水珠,一双琥珀色眼眸在微黄的昏暗灯光下却清亮的熠熠生辉。懒懒散散的学着邬童单手支着下巴,俯身趴在吧台上,微微侧头像只小狐狸。“你喜欢我?”

 

“我有爱人的,你很像他。”邬童居高临下地揉揉他毛茸茸的脑袋,“不过…小酒保,虽然不如他,不过你也挺可爱的。”

 

“我是调酒师,不是小酒保!”Jackson拍开他的手,从一旁拿出一杯高浓度的伏特加在邬童眼前晃了晃,抬起手臂把杯子抵在他的唇上,好看的眉眼流露出一丝狡黠,“喏,你喝这个,我考虑考虑?”

 

一饮而尽

 

真是疯了。邬童想。早知道他才不要什么柠檬红茶,他要的是长岛冰茶。

 

……

 

第二天

 

邬童醒来时伸手一探,发现床铺另一半早已空了,有些冰凉的触感凝在指尖。

 

喝多了的感觉不太好受,邬童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昨晚零散的记忆慢慢涌入脑中

 

——微醺昏黄的灯光

那是他的视觉

 

——满室暧昧的气息

那是他的嗅觉

 

——浅声挠人的呻吟

那是他的听觉

 

——手下光滑的皮肤

那是他的触觉

 

——口舌缠绕的甜美

那是他的味觉

 

……

 

邬童懊恼的坐在床上单手撑着额头,一手把刘海撩着往脑后梳去,最后又焦躁的揉乱了自己一头已经乱的不能再乱的头发。他突然发现自己脸上的面具已经被摘下,而存留在他记忆里的,只有Jackson那双动人心魄的眼眸以及唇角那若有若无的小梨涡——像极了记忆里自己侧头就能看见的那个少年

 

——那个全世界最好的少年

 

“尹柯……他好像你,我好想你……”

 

尹柯啊,

你好吗?我很好

你好吗?我很好

你好吗?我很好

你好吗?我好……想你……

 

 

当邬童还是那个脑子抽风的中二病少年时,他遇见了那个叫尹柯的少年

 

少年如诗

 

当他第一次闯入了邬童的世界那一刻起,邬童就感觉自己的世界从此被他环绕。看着那枚从自己手中飞出去的棒球稳稳的落入他的捕袋中,邬童总是忍不住得意的笑出小虎牙,笑得眼睛微微眯起,在眼缝里全是他的影子

 

投捕是一家嘛

 

绝配!

 

关于棒球,大概是邬童刚升初中的时候吧,当时中加的棒球部在双清市挺出名的。

 

本来邬童这成天犯困巴不得天天趴桌上的性子,对什么社团都不太感兴趣,可是有一天,因为刚上完体育课路过棒球场,就多看了几眼。然后一颗棒球砸到了他的身旁,弯腰捡起来,听着远处的呼喊,就回想了一下投球手投球的姿势,一时兴起学着人家的样子扔了回去,结果惊到了整个球场上的人……

 

后来,棒球队的教练就找上了他,或许是被“天才球员”这个设想勾起了少年的自负心和虚荣心带动了当时那个中二少年的心,所以郑重的点了点头了加入棒球队

 

但当邬童第一次穿上训练服,握上球棒和棒球的时候,一种莫名的感觉就油然而生,邬童知道了他找到他的兴趣所在。然后……他踏上了棒球场,遇到了某个重要的人

 

尹柯

 

那时候的尹柯还不是一副清冷的模样带着疏离的笑容。他爱笑,爱闹,会勾着邬童的肩膀一起回家。

 

少年人的心中总是有很大的梦想,想要去看看远方,想要去见见不一样的风景。邬童尹柯时常坐在学校那一颗不知名的高大的树下一起说梦想,想要打进全国比赛,想要打进世界比赛,想要让全世界看看他们有多厉害。

 

他们约好了高中还要一起考进中加,做整个双清市最好的一支棒球队,要成为最有名的一对投捕,要立足在棒球场上所向披靡。

 

可……

 

尹柯走了,他背弃了当初的誓言,放弃了棒球,放弃了邬童,放弃了那些肆意的笑容,选择了一个人默默的离开。

 

邬童曾经气愤过,但是当他在月亮岛中学看见那个熟悉的人时,他在气愤之余竟有一丝的恐惧

 

最害怕的,不是相逢他故作不识,而是他用一种身份在你与他之间划出界限,不再是不分你我的亲密无间。

 

时间里人来人往,你只是他一个短暂停留的平常十字路口,你只能看着他渐行渐远,而他用冷漠的背影告诉你,别追了。

 

可是他是邬童,他怎么会甘心呢?他怎么会甘心和尹柯从此就是陌生人了?

 

——纵使再气愤……也舍不得离开他

 

于是邬童追着尹柯去了月亮岛,见到他的第一眼就流出了傲气的目光,可内心里是不甘,是难过,是……想念。邬童渐渐开始学着缠着尹柯,无时无刻出现在他身边,让他的视线里总能有自己。放任班小松去闹他让他进棒球队,因为这也是他的私心所想。这样的日子久了,好像两个人都渐渐习惯了,好像回去回到了当初在中加的感觉。尹柯开始偶尔会对着邬童露出如同当初的笑容,淘气的、狡黠的、贪玩的、如同小狐狸一般的……邬童深爱着的笑容

 

“唉,尹柯!等一下!”

 

“干嘛?”

 

“这题我不会做QAQ”嗯,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拿来我看看。”

 

“好!”

 

邬童笑得一脸得意,抱着作业本挑眉,虎牙露在空气中忽闪忽现

 

“这个改错,我不会做。”邬童把卷子摊在尹柯桌面上,顺势在尹柯面前的位置坐下,下巴垫在桌子上瘪着嘴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尹大学霸,你不会不教我吧?”

 

尹柯淡定无视面前那个故意撒泼的人,一边看题一边问“怎么?您儿不是英语第一么?英语题你还来问我?”

 

“那总有不会的嘛~”

 

那是一句改错题:Don't lost your heart. Tty again.

 

“短语错了,lost one's heart 是把某人放在心上,也就是爱上。这句话的意思是别灰心,再试一次,所以应该是lost heart.把your 删掉就可以了。”

 

“哦……”邬童叼着笔点了点头,“把心落在你身上就是爱上,把心丢了就是灰心?”

 

“嗯,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你这样记也是个方法。”

 

邬童点点头拿起作业回到自己的位置,突然不知怎么的心里一动回头朝尹柯看去——

 

那个少年逆着光坐在窗口,被光模糊了轮廓看起来温柔不已,他不知想起了什么,勾起了嘴角浅浅笑了,小小的梨涡甜的让人心动

 

——我想,不管是第一百次是第一千次看见你,我依旧有第一次遇见你时的心动。

 

邬童有种从眼中酸到心底的感觉,一定是阳光太盛刺了眼吧?一定是的。阳光和尹柯都太美太耀眼了,亮得几乎使人落泪,却依旧舍不得移开眼

 

“尹柯啊……”邬童看着他,忍不住轻声喊了他的名字,目光直直略过旁边一脸疑惑的班小松,只看见了那边的他

 

“嗯?”

 

“没…没事,随口喊喊……”

 

“随口?您可真随便哈。”尹柯笑了,起身递给邬童一张纸,“喏,这题,烦您英语第一教教我?”

 

“我不会!自己做!”看也不看一下就推开

 

“不会啊……那我教你吧。”也不顾他同没同意,从邬童手上抢过一只笔,俯身靠近邬童在纸上写了些什么,然后笑眼弯弯的直起身,把笔还给邬童后踩着上课铃走回自己位置,不再看他

 

邬童还沉浸在刚才鼻息间淡淡的柠檬薄荷味中没回过神,下意识低头看去,然后猛地抬头看向那人

 

安主任已经在讲台上点名了,邬童看着的人也挺直了脊背坐在自己位置上目视前方,看起来一如既往的淡定儒雅,只是捏着笔的那只手有些微微发抖,指尖攥着笔杆愈收愈紧

 

然后……

 

他转头了

 

两个人的目光在盛夏燥热的空气中凝结,竟生出几分名为“永远”的味道

 

尹柯看见邬童悄悄给他比了个口型,三个字,缓慢的,郑重的,他与他同样心之所向的,邬童说

 

“我”

 

“爱”

 

“你”

 

“邬童尹柯,你们干什么!上课不要说话。”安主任在讲台上敲了敲讲台,吓得两个人吐了吐舌头赶紧坐好,可脸上的笑容都未减弱半分

 

一个虎牙外露,一个梨涡浅浅,般配至极

 

中间一只单身狗一脸懵看着两边,这俩货是傻了吗???

 

风从窗口吹进来,微微吹动邬童桌面上那张纸,上面那收放自如的好看笔迹只写了两行字

 

——I love you 的逆否句是什么?

——如果有人不爱你,那个人一定不是我

 

我无限的喜欢,无限的,全部都给你,全部

 

盛夏绿茵,冬至落雪。从中加到长郡月亮岛,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鲸沉浸海底呼吸,痴极嗔极

 

班小松发现这俩货最近好像有些诡异…

 

“柯柯~吃糖吗?”

“闭嘴!别喊我柯柯!”

——是我错觉吗为什么我感觉柯柯…啊不尹柯的脸红了???

 

“能不能多给我几个直球的手势嘛~”

“不行不要你能不能好好投球!”

——谁能告诉我直球又怎么了???

 

“柯宝宝~I love you 的逆否句是什么呀~”

“……邬童你够了!!”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So,按耐不住好奇心的班小松冒着生命危险趁着邬童不在逮住了尹柯,“你们在……一起了?”

 

“嗯。”尹柯大方点头,“在一起了。”

 

“……”你这么大方承认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人生本来就没多长,我和他之间已经耽误了这么多年,以后的时间……不想再浪费了。”

 

“这么多年?你们以前就认识?那为什么分开了?”

 

“唉小松,我第一次发现你这么八卦啊。”

 

……你这么岔开话题真的合适吗

 

“尹柯!”班小松回头一看,邬童黑着一张脸走过来

 

“……内什么,尹柯我先走了,放心我不会乱说的!”开玩笑,这个时候还不跑,等着被那个护犊子的邬童用40米大刀砍死吗!!

 

“你怎么把小松吓走了?嗯?我的童先生?”尹柯看着那只占有欲极强的大猫,忍不住自己偷笑起来,伸手牵住他的衣角轻轻晃了晃,一双琥珀色眼眸里带着温柔的目光,还有些小小的欣喜

 

饶是邬童这样的傲娇鬼,在这样的目光中也没了脾气,被他一句调笑的童先生说的红了耳尖,顺手包住了拽着自己衣角的手,把人扯进怀中

 

“柯宝宝你又瞎说,我可没有吓走他,是他自己心虚了吧!”

 

“你呀……”

 

“老实交代,你们刚刚聊什么聊的这么开心?嗯?”即使不再生气,可邬童一想到平常对所有人都只有礼貌性笑容的尹柯,而自己刚刚却远远看见他不知道在和班小松说着什么竟能笑得这样温柔——炊烟袅袅又几许,梨棠煎雪又落雨

 

好一幅温柔了缱绻岁月的画卷

 

所以……自然是吃醋了

 

尹柯愣了一下眨眨眼,“我…我告诉小松我们在一起了,有关系吗?抱歉啊……忘记问你可不可以说了……”

 

“可以!你说什么都可以!”邬童打断他的话,抱着他把下巴架在他肩上,在尹柯看不见的地方红了眼,“你不用道歉!”

 

——原来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你的温柔也是为了我,你笑容也都给了我,你的美好和期许也全都带上了“邬童”的名字

 

——而我…只会为你吃醋啊……

 

尹柯啊

就算在别人眼里十恶不赦,我也只愿在你眼中温柔本身

 

——这是喜欢上你的觉悟 

 

我只能在我能力范围内让别人尽量少的受伤,可是我却希望我能在我能力范围内最大限度地让你快乐

 

——而这是喜欢上你后我会努力的方向

 

“听歌吗?”邬童掏出耳机递给尹柯一只,看着他抿嘴接过带好。趁他不备抓起他的一只手十指相扣牵好,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侧过脸看着西边渐落的晚霞,嘴角的弧度渐渐弯起。而在尹柯的视线里看见的,是晚霞的红从天边渐渐染上了邬童的耳尖……

 

邬童垂下眼,嘴角弧度收回了一些,舔了舔嘴唇跟着耳机里的旋律开口

 

“没开口的话 怎样才能懂

我好想把画面倒带回头

你留在我心中

熟悉的表情

每个温暖纯白的记忆穿越了距离……”

 

一只手牵着尹柯,另一只手偷偷掏出和某人配对的钥匙扣,摩挲着小小的棒球模型,嘴角的弧度深了些,“柯柯,我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讲一个……我跟我一直爱着一个人的故事,我很喜欢很喜欢他……”

 

“…对,在中加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喜欢他了。后来,我们因为种种误会吵架,决裂,老死不相往来……”

 

邬童叹一口气,把手里的钥匙扣抓紧在手心里,看看旁边那尹柯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的脸,不爽地撇撇嘴,可是他认真的侧脸真的……很好看

 

“不许笑,你认真点听我说!咳咳……当我再一次见到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沉寂很久的心突然又感觉到了跳动……”

 

邬童伸手摘下尹柯的耳机,对着他认真的开口唱到

“最爱还是你

这是我的决定

像宇宙相对的星互相吸引

慢慢就会靠近

还是要爱你

时间会证明

我爱你的勇气

牵着你的手才知道是永久”

 

“柯柯,幸好,我们和好了。”

 

……

 

高三的课程比起当初高一是多的不仅仅是紧张和繁忙,更多的是一种焦迫的迷茫感

 

邬童拿着手里两份美国棒球学院邀请函有些不知所措——那是美国最好的棒球学院邀请函,是给他和尹柯的

 

但是……没有小松

 

虽然平日里互怼互损,但平时为了自己和尹柯的事儿,他这个兄弟从来没有少出过力。就算但是为了尹柯欠他的这份情,邬童也不愿意看到他难过。更何况……他邬童知道期许破灭的绝望感,就如同他曾失去过尹柯

 

“尹……”邬童转过头想跟尹柯商量问他怎么办,却发现右边两个位置全是空的。他皱了皱眉走出班门朝看台找人去

 

“……可是…邬童怎么办?”

“我不知道啊……我…唉……”

 

快靠近看台时邬童突然听见了两个人的声音,是尹柯和班小松。他还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小松,要不然我的名额让你去吧……”

 

“你开什么玩笑?这是想让就让的吗!”

 

“是哦……可是你……”

 

“我再努力努力,说不定还有机会的!但你……怎么办?”

 

“我……真的不知道……”

 

邬童趴在转角的墙上听见尹柯的突然一声叹气,然后再没人说话。空气渐渐安静下来,风也缓了下来,凝结成一种莫名的酸涩。

 

尹柯在邬童正准备走过去的时候,又开了口,声音里夹着淡淡的鼻音,还有含着水汽的感觉。

 

“实在不行,那我就跟他走吧……”

 

“跟他走那你妈那里怎么办?”

 

“可……我不想没有邬童……”

 

“阿姨不是不同意你去吗?再说了,棒球留在国内也不是不能打啊,陶老师都帮你联系国内的顶级教练了。”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上次看他拿着钥匙扣有多难过,抓着我的手有多用力……我不能在他身边,我受不了,他……更受不了……”

 

“可阿姨会气坏的吧……天呐,怎么这么难办……”

 

从他们零碎的对话中,邬童才理清发生了什么事

 

——尹柯的妈妈摔伤了腿以后可能再也无法跳舞了,而且可能要在医院待很长一段时间修养。如果要留下来照顾妈妈的话……尹柯就不能跟他去美国了。虽然邀请函是寄到邬童那儿由他转交给尹柯,可其实尹柯同样收到了邮件通知。

 

邬童在原地蹲了好久好久,久到尹柯和班小松都回班了,久到上课铃响了,久到下课尹柯冲出来找他时他还蹲在这儿……

 

“你怎么不去上课?长蘑菇吗?那我陪你一起当蘑菇啊。”

 

尹柯走过来在邬童身边蹲下,他看出来他不开心,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开心,可他不问,既然他不说那他也不问,只要陪着他就好了。

 

两只小蘑菇蹲在一起,脑袋碰碰脑袋,指尖搓搓指尖,膝盖撞撞膝盖,邬童觉得心里涨涨的,想——想抱住他。

 

邬童低着头,像个落魄的孩子,嘴里小声的喊着尹柯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他说

 

尹柯

 

我们

 

算了吧……

 

放学后邬童依然跟在尹柯身后送他回家,不管尹柯冷着脸,不管从不爆粗口的尹柯对着他大喊“滚”,也不管曾经送他回家能牵住他的手而现在只能默默跟在他身后……

 

即使这样,邬童也要送他回家,为了给他的承诺。那年盛夏目光在空气里凝结成永远,那个傻瓜郑重的说过“我爱你”,郑重的许诺过傻话——陪着你回家,陪着你长大,每天都记得给你打电话……

 

邬童站在离尹柯三步远的地方,目送他走进家门,“哐”的一声把门摔的惊天动地的关上。他对着紧闭的门慢慢的抬起手,在空气中轻轻摆了摆,像是在跟什么做最后的告别

 

——我的尹柯啊,我真的很爱你,所以我舍不得成为让你为难的选择

 

——我的尹柯啊,我不愿未来哪天你回想起现在会后悔,也自私的害怕未来的你会怨恨我,对我说“如果当初……”

 

——我的尹柯啊,没有我你也会遇见爱你的人,那个时候只要你能笑,那么我哭也没关系

 

——我的尹柯啊,我不想因为我而破坏你本该安定的生活,我知道你也放心不下阿姨的

 

——我的尹柯啊,请相信,我很爱你,真的很爱很爱你……


——我的尹柯啊,这一次真的是……I lost my heart,我,丢失了我的心,我,爱上了你……

 

邬童的尹柯,请你相信,有一个叫邬童的少年很爱你,很爱很爱你……

 

从那以后,邬童乘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尹柯按部就班的过着他的生活,读书,高考,然后考去了北京再继续读书,一身温润如玉的气质和梨涡浅浅的笑容在大学里成了一处绝美的风景。

 

这样的少年身边自是不会少了那纷飞的情书,可尹柯的同学都特别好奇,不管是大一刚进来的乖巧小学妹,还是大三的妖娆学姐,还是同级的漂亮校花,无论是谁的情书,尹柯一概不收

 

他说

 

他啊,早有了喜欢的人

 

那他在哪里呢?有人问

 

尹柯淡淡低头笑了,眼里被潮湿的空气染上了丝丝水雾,他说……

 

我与他,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又有人问他,既然这么喜欢,为什么要分开?

 

因为……与君同舟渡,达岸各自归啊……我与他,本来就该是陌路人……

 

后来有人再问,尹柯也不答了,只是淡淡的笑,温柔的拒绝,不回首的转身离去,留下打湿衣襟的从眼里落下的水珠

 

尹柯在上课之余偶尔会去学校旁边的酒吧兼职调酒是打工。说是打工,其实是因为他自己很喜欢那家酒吧。那家酒吧的名字是“梧桐Tong”,以北京最常见的一种植物为命,文艺的不像一家酒吧。

 

有的时候尹柯会手上旋转着调酒杯望着不远处的有些刺目的灯光出神,想念着那个一万五千公里之外,和他隔着十三个小时时差的人……直到那一天,那一天晚上,他看见了一个如同桃花精魄换化成的妖精一般的男人,那双那眼足以让任何人都沉溺在他的桃花眼中——像极了记忆里的他

 

可没一会儿尹柯自嘲似的笑了笑,他怎么会回来了,他怎么可能在这儿呢。安静躺在口袋里的手机还存留着一个联系人两条消息。尹柯一向觉得短信是冰冷无趣的,他不爱发短信,可只有这个人发的消息没有被他删去,在有的时候尹柯自己恍惚间想起那人时他会打开那几条信息看一遍又一遍

 

那条信息发的是

 

“遇见你是我生命中特别美好的一道风景”

 

“喜欢过你真好”

 

“假如,我是说假如,你以后再想找对象了,一定要找个好的,能够给你足够安全感的,对自己好点,这样我才会放心”

 

“记得一定要比我幸福,我的尹柯”

 

……

 

所以当尹柯和那个妖精般的男人对上视线的同时,他就觉得心跳快的不正常,唯独让他惊异的是那个人的孩子气,幼稚,自负,都如同邬童一般。

 

——看呐邬童,我还是……放不下你,见到一个像你的人,我都会忍不住想起你……

 

所以在那昏黄的灯光下,尹柯像是魔怔了似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趁着那人双眼醉得朦胧摘下了他的面具,那一瞬便忍不住落下泪来

 

是你啊

 

真的是你

 

我就知道,我一定不会认不出你……

 

跨越了一万五千公里,十三个小时时差,邬童你……终于来见我了……

 

那一瞬间心理的喜悦和生理的冲撞变成了没顶的快感,尹柯的手搭在邬童肩上,他直起身在邬童的肩上烙下自己一个牙印,口下的皮肤紧实光滑,在咬下的那一瞬间他却突然很不下心用力,只是浅浅的,咬了一口。

 

……

 

等到邬童彻底被酒精迷惑卸去了最后的力气后,尹柯看着在他身边睡熟的邬童忍不住笑了,想挪到他身边抚摸他的眉眼,却只是轻轻一动便感觉腰酸的不行,不由得哭笑不得叹了口气,独自喃喃道

 

“邬童啊……你说说你,真是不行,谁才是累的那个啊……怎么你先倒下了?还王牌投手呢,哼,体力还不如我……”

 

说着说着,又摇摇头笑了,刚想转身窝进他怀里时,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一句话

 

他记得邬童在吧台前说……

 

他有爱人的

 

他……有爱人啊……

 

一颗滚烫的心瞬间就被一盆水浇的冰凉,尹柯躺在那儿好一会儿才撑着床沿爬起来,俯身捡起地上散落的衣物穿上,最后回头看了熟睡的邬童一眼,苦涩的勾起嘴角笑了笑,把手上邬童的面具放在床头柜上后离开了房间,轻轻关上门,仿佛从来未来过那样……

 

就在门锁关上的同时,邬童随手甩在地上的外套口袋里滑出的手机突然亮了,有一条微信,是他教练问他什么时候回去。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捡起它,划开屏幕,就能看见邬童进酒吧之前写的便签还没有退出

 

上面写着:

 

“我的爱人呐,小松说你来了北京,所以……我想来看看你

 

你知道吗?我只爱过你啊,所以邬童的爱人,叫尹柯,也只有尹柯

 

我请了两天假悄悄跑回国,在街上逛了很多地方,想象着在街头遇见你的样子。可是没有,可能是我的运气在遇见你时就花光了吧,现在怎么也找不到你

 

尹柯啊,不管你同不同意,邬童的爱人只有你了

 

尹柯啊,邬童……想你了”

 

……

 

人呐,总是这样,尝过一点甜头便再也吃不得苦了。因为与你相遇的时光太美好,没有你的时候才会感觉天塌地陷的黑暗

 

也罢……既然相守不能,那就用当初那一点点甜头怀念余生吧

 

少年就是少年啊,

他们看春风不喜,看夏蝉不烦,看秋风不悲,看冬雪不叹

也只有少年,才敢如此勇敢爱一场,不怕伤不怕痛,眼里只有彼此的存在

 

可是……

 

再见了啊,邬童的柯宝宝

 

再见了呐,尹柯的童先生

 

但请相信,我真的超级,超级喜欢你……


评论(43)
热度(100)

© Scar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