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七

我是个几近绝望的人
每每也不剩多少希冀
文字也廉价,连苦诉也支付不起
灵魂也无,意蕴也贫瘠

下一次
可不可以换你
喜欢我到疯掉

关于六一『番外』

关于六一番外来一个23333
话说小七他们几个几千岁了还算孩子吗【思考】
话说源家这么可怜狗粮还够分吗emmmm
还有奶皇和灵均cp到底叫什么【头疼】

不许上升×9215201128

【羽七及奶皇灵均】
小七:恩公~什么是六一呀

林惊羽:这……在下还真不知,灵均先生【转头问】请问这六一何解?

屈灵均:这六一嘛,就是他们所说的儿童节,就是给孩童们过的节日

小七:唔…那小七能不能过啊,小七虽说是只千年天狐,可按照我们天狐的年龄来算,小七也还是小孩子呢【晃耳朵】

林惊羽:自然是可以,小七一直都如同孩童般天真可爱啊【微微弯眸】

小皇帝:灵均!那朕可以过吗!

屈灵均:陛下…身为一国之君,可不能当小孩子任性了【笑着摇摇头】

小皇帝:……一国之君怎么就不能是孩子了【瘪嘴】

小七:皇帝哥哥怎么啦【悄声问林惊羽】

林惊羽:【笑而不语揉揉小狐狸的头】

小七:唔……【乖乖窝着】

屈灵均:陛下啊,朝堂之上是万万不能如孩童任性的,但私下有些孩子本性未尝不可【递出一盘糕点】

小皇帝:【眼睛一亮接过糕点,一边啃一边嘟囔】那,什么叫任性

屈灵均:比如你上次说让灵均当皇后……很任性,非常任性……

小皇帝:可是…可是灵均不是说有良策要多听多采纳吗【委屈】这是灵均说的呀

屈灵均:这有什么关系吗……

小皇帝:有啊!【理直气壮】听闻先生治家有方,朕余生愿闻其详

【源家一群】
王源:真

王峻:是

马思远:够

班小松:了

隋玉,王地凤,张小凡:你们说完了我们说什么???下次能不能找个我们也有词儿的句子啊喂!【气】

班小松:不能,因为我不开心,因为我比较可怜【脸色苍白】

王源:班小松你干嘛了?又被罚圈儿了?

班小松:你知道为什么邬童的小蛋糕突然能吃了吗【苦涩】因为不能吃的全塞我嘴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比起吃小蛋糕我宁可跑圈!

众:【虽然很好笑并且很想笑,但是还是要表面上表示心疼】

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班小松:……我并没从你们脸上表示心疼(    _    )【您的好友班小松已拒绝与您对话】

王峻:我不笑,我心疼你【努力憋笑】但是我跟你们说,李想他俩太过分!!!【掀桌】

众:怎么了?说出来我们帮(rang)你(wo)教(xiao)训(yi)他(xiao)

王峻:本来说好一起排练新曲目,结果我在练习室等了他们俩三个小时!然后在第三个小时四分零三秒的时候,李想给我打了个电话,你猜他俩在哪儿?

隋玉:游乐场

众及王峻:???你怎么知道!【惊】

隋玉:因为夏常安跟我炫耀了一下午他跟谌浩轩在游乐场里玩了什么吃了什么还遇见了李想宋云哲【嘴角抽搐】是不是兄弟了!有吃的不叫我!

王地凤:【拍肩】同是天涯沦落人……有了他们自家的小朋友,兄弟什么的都看不见了……王凯莉把我的糖都搜刮走拿去哄艳芬儿了……还有我的蝴蝶结我的毛绒玩具我的自拍杆QAQ【众:???拿你自拍杆干嘛   王地凤:因为艳芬儿喜欢我自拍杆上的猫图案……】

王源:兄弟们别丧!哦还有姐妹们!我去看看嘟嘟的狗粮还剩多少够不够我们分!【翻箱倒柜ing】

众:源儿哥去吧,源儿哥加油!【转身一群小声密谋】来来来叫外卖,第二份半价,去掉源儿哥我们刚好六个人

王源:????你们就这么对我【懵】

评论(6)
热度(166)

© Scar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