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七

我是个几近绝望的人
每每也不剩多少希冀
文字也廉价,连苦诉也支付不起
灵魂也无,意蕴也贫瘠

下一次
可不可以换你
喜欢我到疯掉

玲珑骰子安红豆
做好以后我手上多了两块茧【扶额】

“那骰子我方才丢出了一个两点,是不是只要投出两点,就能见到你?”

“不是。”

“哦,原来不是。那我弄错了。”

“如果你想见我,不管丢出几点,你都能见到我。”

评论(6)
热度(4)

© Scar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