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七

我是个几近绝望的人
每每也不剩多少希冀
文字也廉价,连苦诉也支付不起
灵魂也无,意蕴也贫瘠

下一次
可不可以换你
喜欢我到疯掉

不可或缺·不期而遇

5.20六周年你好~
@瑾瑜 连文!
序及双数章节为 @瑾瑜 所写
单数章节部分为我所写
这里是全文上半部分『不期而遇』
下半部分请期待瑾瑜的『如期而归』

BGM: @Double Crown_JKJ 『不可或缺』

请各位多多支持 @Double Crown_JKJ

接下来看文吧!
不许上升×9215201128

『序』
立在桌案旁,少年的桃花眸中闪过一抹迷茫,面对着眼前来自过去的奇怪来信,手附在空白信纸上,握着笔的指尖以微不可闻的动作略微顿了顿
他本就是个古怪的孩子,沉默寡言也好,但是在内心深处总有想用尽全力都要保护的地方。
对于自己来说身边的人和彩虹之家是自己生命中唯一触手可得的温暖,即使迷茫,立于这个世界,熙攘的人群中唯有自己停滞不前。
回过头来反反复复的又读了几遍这些面对现实与梦想无法抉择之人的来信,
少年活动了一下手腕,以虔诚的姿态在洁白的信纸上写下鼓励他的话,
一笔一划间心中的某种情绪愈发坚定起来。
他深知,对这个世界探求的心从未死去,梦想这棵树只有在荆棘丛中成长过才会生长的更为茂盛,欣欣向荣,
每个人的梦想都应该值得被尊重与理解。

如果说,来找我谘商烦恼的人是迷路的羔羊。通常他们手上都有地图,却没有看地图,或是不知道自己目前的位置,但我相信你不属于任何一种情况,你的地图是一张白纸,所以,即使想决定目的地,也不知道路在哪里。地图是白纸当然很伤脑筋,任何人都会不知所措,但是,不妨换一个角度思考,正因为是白纸,所以可以画任何地图,一切都掌握在你自己手上。你很自由,充满了无限可能,这是很棒的事,我衷心祈祷你可以相信自己,无悔地燃烧自己的人生。__东野圭吾

『1』
致解忧杂货店:
    展信佳。请原谅我没有用我真实的名字,因为确实因为我的身份不太方便。曾偶然听有人说起过这个杂货店,说能帮忙解除烦恼。所以我想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想跟您诉说一下我的烦恼。
    其实说来可笑,我现在生活应该是许多人所仰望的,是许多人憧憬的,会有人说我现在的生活,是星光闪耀。可对我来说,真的倦了,厌了,也怕了。可有的时候想想,就算是沉寂在黑暗里,终也究要站起来不是吗?可是信仰被动摇了,我不知道我该如何站起来……故事有些长,我也不太会说话,还希望您不要嫌弃。
    我来自一个普通的小家庭,可是我真的很喜欢吉他,很喜欢唱歌。父亲非常反感我做这些,所以我赌气跑了出去。离开家,为了实现梦想我做了很多很多的事,去修车店打杂,在难得偶尔空闲的时候继续写我心爱的歌。我在街头卖唱过,扮过玩偶发过传单,也在许多地方送过外卖。我只是想实现我的梦想,只是想走我喜欢的路。
    父亲总把我当成小孩子,可我不是七岁,我想做什么我自己知道,我没有他们所想的那么弱小,那么没用。我不是一定得依赖着他们才能站起来的小孩子,我有梦想有热血,我愿意去为此拼搏,我没有一直跌倒在我自己认知上,我会成功的!
    离开家后,我通过自己的努力,签了公司,有了自己一起玩音乐的伙伴。一切都这么的好,一切都是我所想的样子。可是渐渐的我发现,什么都变了。去上什么所谓的综艺节目根本就不受人尊重,私生,媒体,无孔不入的进入我的生活……我只是想单纯的唱歌,只是单纯的想让别人听见我的歌,为什么就这么难……伙伴也想散了,当年说好的一直走下去的诺言也作废了,回头看看走到现在来时的路上仿佛早已被大雾弥漫遮的看不清楚过去,亦寻不到未来,也就这样慢慢的,走散了……
    我该怎么办?难道我一直所坚持的都是错误的吗?我已经没有人可以诉说我所经历的这些事,毕竟真的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吧?反而会被说成是卖惨装可怜博热度的吧……还希望您能给我一个答案,我已经开始怀疑我所一直坚持的东西了,我感觉这些坚持现在对我来说是种负担,本以为是成名在望,结果却是镜花水月如梦一场……希望您能帮助我,诚恳等待您的回信。

以上
小易

那个自称为“小易”的男孩子躲开了众人的目光在一个小小的杂物间内借着昏暗的灯光写完信后,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手指紧紧的捏着薄薄的信纸不断摩挲着,轻抿着唇看起来显得非常不安。他小心的拿出一个信封把信仔细叠好装进去,认真的拿胶带把信口封好,在信封的封面上端端正正的写下“解忧杂货铺收”的字迹。端正有力的字迹,如同他整个人一般有着傲骨。

当他做完一切准备,仿佛松了一口气似的闭上眼,瘫坐在地上靠在身后一个箱子上长长的叹了口气。他仰头靠在箱子上,昏暗的灯光悉数洒落在他的脸庞上,一瞬间精致的容颜光影分明。要是让人看见他的模样,又要引起一阵骚动了吧——他是前段时间突然爆红的音乐才子流量小生Jackson……不过现在的Jackson更愿意让人称呼他,小易。

“成名在望…成名在望……哪有什么成名在望,全都是骗人的……”有一些液体从他眼中滚落,一滴滴,有些许砸在了他手中的信封上,划出一道浅浅的印记。

他窝在小小的角落里独自呢喃了一会,待时间风干了脸上的泪痕后,他伸手在地上摸索了一会儿,找到了自己刚才丢在地上的口罩和帽子。黑色的口罩把本就不大的脸遮去了七七八八,同为黑色的帽子更是投下了大片的阴影挡住一整张脸。小易扶着墙壁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灰,紧了紧身上的大衣把信收在衣服内口袋里。

小心的打开杂物间的门,左右看了看,趁着没人飞快的奔跑出去,他跑得那样快,仿佛试图去追寻那看不见的未来。

傍晚的天空已被夕阳团团围住,大片大片灿烂的瑰红色的云霞渲染了整个天空,实在是太过绚丽了,竟让人觉得仿佛这绚丽的瑰红色能包裹住整个城市。小易没有先去看那绚丽的霞光,只是低着头穿过一条又一条的小巷,躲避着一个又一个行人,硬生生走了许久来到了一个偏远的小杂货店前。抬起头望了望,无名杂货店五个大字印在小杂货店的招牌上,这里,就是传言中的那个神奇的解忧杂货店了吧?

小易在店铺前找到了一个小小的邮箱,有些疑惑的看着那个杂货店并没有开门的样子:“这里真的会有人看我的信么……为什么看起来根本就没有人的样子呢?”想了半天没有想出个所以然,这时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小易才刚刚接起电话就听见手机里经纪人的声音通过话筒不断地表达着喋喋不休的抱怨。小易静静听着他讲了一会儿,也不为自己辩解什么,也不告诉经纪人自己现在在哪里,就在那里静静的听着经纪人说话。他无意间抬起天空,刚才壮丽的红霞已经褪去了三分,不再那么壮丽耀眼,反而变成了一股如同小桥流水那般的娴静之美,不刺眼,很温柔。

“Jackson?Jackson你在听吗!说话,你现在在哪里啊!”小易本来沉浸在这自然界奇妙的景观中,突然被打断思绪强制回过了神

“嗯嗯哦内个……我在听,我现在在这个…这个无名杂货店这里,就是网上那个很有名的解忧杂货店。”

“???你为什么自己一个人跑到这么远的地方去?万一让私生认出来了怎么办?!你知不知道有多危险!!”

经纪人唠唠叨叨的声音虽说有些烦,但让小易想起了以前在家中,母亲天天念念叨叨的样子,不由得浅浅弯起嘴角,两枚圆润可爱的小梨涡也浅浅的浮现了出来。

挂断电话后,他再一次回到了信箱前,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搭在信箱的箱盒上,目光里是迷茫的无助。

“拜托了解忧杂货店,帮帮我吧,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远处,经纪人开着车飞奔而来,在看见人后向小易的摁了摁喇叭,小易匆匆的对着信箱真挚的说了一番,最后回头看了一眼信箱后转身向经纪人的车跑过去。

拜托了,请停下脚步听一听我的故事吧……

『2』
接管了解忧杂货店以后的日子里,时间总是过得很充实。彤彤和阿杰似乎都找到了属于人生的地图,,而唯有自己的人生道路还未寻找到正确的方向…

门口的风铃发出轻灵悦耳的声音,木门打开时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信箱中的那封洁白信封似乎才刚刚放进去不久,少年立于大门口朝着空无一人的左右两侧张望了片刻,垂眸盯着那封信有些纳闷…

“小易?”盯着信封上的落款,左手拎着一瓶可乐,外壳上冷凝的雾气在室外温度的作用下化作水珠伴着他拖长的尾音缓缓滴落,沉默半晌转身捏着那封纯白的信封进了屋…

在这个计算机智能手机代替了一切的时代里,一封带着墨香渲染的书信更能体现一个人的弥足珍贵,坐在桌案前的少年抬腕将台灯打开后,暖黄的灯光映照在一双桃花眸中闪着不知名的光芒,手指无意识的附在洁白的信纸上,以虔诚的姿态看着面前这封落款为小易的少年的来信,入眼是人苍劲有力的字体,工整又舒心。翻来覆去仔细品味了一番人来信中所透露出来沉浮在娱乐圈追求梦想的过程中透露出来的失望与迷茫。

活动了一下手腕,从笔筒里面抽出一只黑色中性笔在一旁干净洁白的信纸上写出鼓励人的话语

“尊敬的小易:
         收到了您的来信,对于你在梦想道路上的坚持我十分钦佩,人生的道路像是交错纵横的线条,而你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地图,并在为自己的梦想为之努力。这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而人生并不是只有一帆风顺。可能作为偶像工作一部分,你也有许多的烦恼,但是我还是想要告诉你,我们生来这个世界上,是为了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而不是更好的别人,不要去怀疑自己当时的坚定,I hope you can follow your heart。问问当年的自己,你就会明白…”

一笔一划间是对人的鼓励亦是给予自己的提醒,心想着自己又何尝不迷茫呢?在这贫瘠仓皇的青春里,既不甘平淡又没有方向。或许能给迷途中的人指路却无法描绘出自己内心深处的地图

良久,将回信折叠平整的缓缓的放入了信封封好,起身迈步至后门的牛奶箱拉开将信封塞了进去

抬眸,满天星辰落在眼里带着落寞细碎的光,恍然间,脑海中莫名闪现过过王尔德童话中读到过一句话

我们都生活在下水道里,但依然有人夜夜仰望星空。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属于自己的向往,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呢…

『3』
才仅仅是凌晨四五点,便按捺不住心情偷偷爬起来。天空还是一片灰暗,但因为是夏天,有微微曙光已经出现在天际。Jackson坐在阳台上看着微微发亮的天空,突然玩性大发似的伸出手,在空气里对着天空写出一个“小易”字,以天空为纸,以手为笔,书写自己姓名,抬眼望去竟觉得名字能真的印入深深天空中,如同希望的那样能在所期盼的未来里留下痕迹。

好不容易挨到了早上7点,小易又瞒着经纪人偷偷跑向杂货店。他甚至这次连帽子都没带,仅仅只是拿口罩遮住脸,用一根运动发带束在额头,把刘海向上梳去箍好,随便穿了一件宽大的连帽衫和运动裤就跑了出去。

在清晨的雾气中他找到了解忧杂货店,绕到杂货店后面的牛奶箱旁。修长的手指轻轻戳了戳牛奶箱盖子却没有打开,他有些紧张的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手捏着牛奶箱的盖子,却不知道敢不敢打开,万一打开了里面没有信怎么办?那样……该有多打击人啊……

小易咬了咬嘴唇,心一横打开了牛奶箱,便看见了在牛奶箱里有一封信,静静的躺在那里。他大喜过望,赶紧小心翼翼的取出,然后把牛奶箱关好。小易把信小心的揣在怀里,四处看了看,趁着周围没人,赶紧跑了回去。

一进家门,他就赶紧跑回房间在书桌前坐下,一个字一个字的读着那封回信。坚定吗?坚定这个所有人都觉得是错的路?坚定这一条自己都开始怀疑开始认为是错的路?他很慢很慢的看着信,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试图希望这封回信能给自己带来解脱,能给自己解决的方法。

当年的自己?小易静静伏在书桌上,看着天空愈加变得明亮,脑海里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模样——

5岁,母亲给自己买了一把给小孩子玩的玩具吉他,才仅仅五岁的自己抱着那把吉他开心得怎么也不愿放手。

10岁,自己小小的模样才没比一把吉他高多少,可依旧每个周末风里来雨里去,背着大大的吉他盒去上课。

15岁,在初中的十佳歌手比赛里自弹自唱夺了冠军,开心的不知道怎样表达,抱着吉他在阳台上唱了一遍又一遍《没有什么不同》,直到被母亲揪着回房间睡觉。

17岁,因为父亲不再同意自己学吉他,不再同意自己的梦想,负气离开家,什么也未带,只带了一把从小陪自己长大的吉他。吃过很多苦,受过很多累,但为了梦想,没有什么不行的。

18岁,运气凑巧竟真的让自己签上了公司,与同伴们开始了一段新的旅程,开始有了粉丝,开始上各种节目综艺,一切都如同自己曾经期盼过的样子……可渐渐的发现,什么都跟刚开始的模样不一样了,一件一件事情将自己击垮,让自己感到满满的挫败感。

可我的人生,还未完待续啊……

小易在那一瞬间突然想到了什么,I hope you can follow your heart,跟着心,问问曾经的自己。曾经的我,只有一个小小的梦想,就是唱好每一首歌,写出一篇又一篇好的作品,让更多的人听到自己的声音,这就是曾经的Jackson的梦想啊——或者说Jackson的梦想,是站上更大的舞台,而小易的梦想,只是唱好每一首歌。jackson的梦想很酷,很耀眼,而小易的梦想,却会很快乐。

可是……

小易抿起了唇,现在……已经这样了,自己该要怎么办……命运有一半掌握在上帝手里,成功与失败的天平天知道会向哪边倾倒,都是五五分的概率。
现在的自己感觉已经没有退路了……

眼睛里充斥着酸胀的感觉,打开抽屉从里面抽出一张信纸,在桌面上认真铺好,从笔筒里拿出一支笔写道:

致解忧杂货店:
展信快乐。听了您的建议,我想了很多东西,确实是我操之过急,忘了初心。以前的我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想唱好自己的歌,而现在却越来越想登上一个比一个更大的舞台。果然贪心还是要受报应的啊……
我想去寻找我的初心了,可是我现在要怎么离开?怎么放下?这么多的烂摊子,我要怎么收拾?媒体私生的无孔不入,让我开始觉得恐惧。我甚至想,如果可以的话,我宁肯给自己筑起一栋小黑房子,就在那里面安安静静唱我的歌,计算花开的时间,计算岁月的流逝,听着雨落的季节等待时光的变迁。我宁可把自己锁起来……
可我觉得现在的自己,无处可躲。连一片小小的静地都没有,仿佛世界这么大,却容不下一个我……
这些话一直在粉丝媒体面前是不敢讲出来的,希望您能帮帮我,真的感觉好累了,当梦想被附加上重量就变成了枷锁,束缚住了所有一切的一切。我想挣脱,可我……
以上
小易

一口气写完整封信,仿佛脱力一般长舒一口气瘫倒在凳子上,手里还捏着薄薄的信纸不放。转头悄悄向窗外望去,路上的行人已经开始渐渐多起来,一副车水马龙的模样。现在,自己再出去已经不合适了,这信,自己没法再跑出去自己寄了。

伸出手在桌面上摸索了一会儿,找到了自己的手机,划开屏幕给经纪人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来接自己。在经纪人疑惑的声音中,Jackson坐着经纪人的车到了解忧杂货铺门前。像第一次一样,郑重其事的把信投入门前的信箱里,盯着小小的信箱看了一会儿,逐渐收紧了手握成拳,

——再一次拜托了,纵使我找到了人生的地图,可却没有指南针来辨别方向,终归还是找不着路的。

——所以请告诉我,我该往哪走吧

『4』

今天的信似乎比以往都来的更早一些,打着哈欠开门时,阳光倾斜而下让人忍不住伸出手挡住了刺耳的阳光,一双桃花眸微微眯起照旧打开了杂货店门口的信箱,而那抹洁白夹杂在各种五颜六色的信封之中,更显出一份遗世而独立的孤寂来,将所有的来信整理好捏在手中,

小波自己也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对这个自称为小易的人似乎比对其他怀有梦想之人多了一份在意,或许是因为他和彤彤有着一样的梦想,或许是因为他所描述的故事中那份对于梦想的坚持让自己心驰神往,能够无畏的坚定的朝着自己的方向走下去…即使迷茫即使也因此受过不少的苦难…但来自于梦想的苦恼总比自己孑然一身无欲无求之人要幸福快乐

我不知道自己渴望什么,没有方向亦不明白自己内心的渴望,无欲无求不知归途。

回复完了所有的来信,仰仰头仿佛还能听到脖颈处发出的咯吱咯吱的骨骼错位声,小波瞥了一眼桌面上那封还未拆开的纯白信封。抿着唇终于选择拆开来。入眼依旧是人苍劲有力又工整的字迹,视线认真的似乎在揣摩一篇作品…

良久…直到日上三竿…小波终于取过一旁的洁白信纸压在手肘下方,笔帽盖在水性笔的一端认真回复起这封来信

“尊敬的小易
        感谢您的再次来信,在我所匮乏的认知中,梦想本来应该是一种让你感到坚持就是幸福的东西,若你觉得坚持没有了意义,梦想囚禁了你。那只能说明成名在望可能并不是你内心深处所渴望的,你所渴望的不过是认真的唱好每一首歌,那样内心深处亦会得到满足。

叔本华曾经说过一句话:对人类来说最好的安慰剂就是知道你的痛苦并不特殊,有很多很多人,甚至许许多多杰出的人像你一样忍受着同样的痛苦与迷茫,忍受着充满虚无的人生

每一个人可能过得生活都与自己的理想有着一定的差距,也有对这个世界心灰意冷的时刻。可这个地球从未停止转动

如果当你有了不知如何抉择的时刻,不如选择给自己放个假,宇宙中最大的能量来自于你自己的内心,再多的外界宽慰与劝勉,都不及你自身灵魂喷薄的一瞬”

最后书写着笔画落下的一秒,手肘有些酸痛,少年盯着面前的信纸,不由得神情恍惚

仿佛一切都沉淀了下来,手附在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的信纸上,

疲惫的揉了揉眉宇中间的位置,伸出手取过一旁的杂志,整个封面正好是近日火起来so band主唱,封面上的少年头上戴着发带,抱着吉他笑的梨涡轻浅的模样叫人心跳都慢了半拍

你有没有过这种感觉,第一次见到一张脸,却莫名的总觉得你和这个人有种冥冥之中的联系

听说,这叫做宿命

手指顿了顿,不由得嘲笑着自己的想法,起身将一叠回信整理好,起身想着后门走去…

早已经习惯了独善其身的人,就这样走下去,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5』
静静的盯着信末尾最后几个字,咬着牙皱起眉,手无意识的十指纠结在一起,挣扎许久后,最后他从口袋里拿出电话,拨响了经纪人的号码:“喂…我有事想说……”

跟经纪人商量了决定先退圈半年去寻找自己的初心。在不断闪烁的闪光灯和吵吵嚷嚷的记者面前,弯起嘴角笑的一脸自然,轻而易举的说出自己的决定。却在转身在经纪人的保护下登上保姆车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眼角泛着微微的湿润。被指责离开不负责任,被惊慌失措的阻拦,被嘲讽的嘴脸嘲笑着“你以为你有多了不起想走就走?”……这想离开的背后有多少的困难阻挡,哪儿是能这么容易说出口的?能说出来的,只有那轻描淡写的几句罢了。

自由,太难得了。公司高层奸诈的嘴脸一副商人模样,威胁地告诉自己,退圈半年会损失多少的东西,胁迫自己说这退圈半年,或许以后就是雪藏……太难了,真的太难了……他靠在车子座椅上瘫着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但是再难又怎样,命运有一半掌握在上帝手里,绝望时要想着有另一半在自己手里。有些事现在不去做,以后一定会后悔的,既然现在觉得这路走不下去,那不如去寻一寻初心吧。

小易在公布完记者发布会后,立刻回家收拾好行囊,订了一班红眼航班。做好一切准备后重新在书桌上坐下,从抽屉抽出信纸又写了一封信,不过这一次,这封信很短。

亲爱的解忧杂货店:
展信愉快。我觉得我应该听从您的建议,去寻找初心了。想请您祝我一路顺风吧,感谢曾给予我的鼓励和支持以及指引我向前的方向。等待他日,我寻回了最初的美好,定会再来拜访。希望那时能相识相见成友。
谢谢。
小易

在最后“小易”字落笔后笔尖在信纸上小小的停留了一会,等回过神挪开时已经晕染开一小片墨痕。他急忙将信纸装入信封中,小心的拿好,继而拿起行囊离开了家。趁着灰蒙蒙的夜色就如此向前走去,这次的他连口罩都不带,就如同最平常的夜旅人一般,背着行囊走在大街上。现在的他,就是一个夜旅人,不是光芒万丈的Jackson,只是一个行走在悠悠山水时间款款的夜旅人。

小易站在解忧杂货店面前,如同原来一般把信投入信箱中。与往日不同的,是今天是面带微笑的看着那抹白色消失在信箱口。在信掉落以后,小易稍稍后退了几步,抬头看着解忧杂货店全貌。还是那样残旧破败落满尘灰的模样,可却让人觉得它散发出温暖的光。

他久久的,站在解忧杂货店面前默默的看着,试图想透过那破旧的卷闸门看到里面的模样。回信的那个人会是谁呢?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少年,还是一个和蔼慈祥的老人?会不会是一个憨厚暴躁的大叔?或者说甚至是一个安静秀气的女孩子……一系列猜想在脑海中纷飞,却没有一个定论。但他是懂我的,小易这么想。那么干净整齐的字迹一定是跟他人一样的,老话不都说了吗,字如其人,拥有这么干净字体的人,一定是一个单纯而善良的人吧?这样潇洒而却又有些内敛的笔迹,他应该……是一个很内向不爱说话却拥有一双通透清澈双眼的人吧?

小易默默微笑着摇了摇头,嘴角两个浅浅的梨涡印在那里,顺手扶了扶肩上的行囊。他并没有收拾太多的行李,只是一个简单的旅行包装着几件换洗衣物,还有肩上背着一把普通而简单的木吉他,上面刻着一个“J”——那是他从小一直带在身边的吉他,就这样,踏上了前往很远很远地方的路。

去哪里呢?不知道,随心走吧,就算去追寻天边的一丝云霞也是美丽的吧?

『6』
路灯把那人的影子拉的很长,身材挺拔,背着吉他的背影自带着一份浑然天成的洒脱,而自己,并没有看见那人的脸…

却隐隐的觉着有些熟悉

良久…直到搬着货物的手有些酸痛,这才抬脚走到信箱面前放下手中搬着的货物,伸出手将那封纯白信封拽在手里,俯身又将准备上货的货物一起搬起来进了屋

夜里的风很凉,曲腿抱臂坐在窗台上,房间里依旧是黑暗一片…手里拽着那封写着寥寥数语的信纸,不由得勾起唇角无声轻笑出声

真好啊,找回了自己的方向,然后去找回初心…自己又成功的帮助了一个人,应该高兴不是吗…

脑海中却莫名的浮现出那人背着吉他的背影,伴随着夜色渐行渐远…其实自己早应该习惯了…在书信的来往中,在解忧的过程中…我之于他们不过是这漫长的人生中能够安慰他们迷茫内心的一个过客

就像曾经自己告诉自己的,道理我都懂,我或许能为他们点上一盏灯,自己的世界却终究是漆黑一片不知方向

即使走在人群熙攘车水马龙的大街上,也依旧迷茫…

可是即便如此…在了解了这个世界的丑陋,明白了世态炎凉之后,自己依旧无法否认…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热爱…

抗拒着这个社会的生存法则,却不愿意让自己置身其中…

“小波!出去吃宵夜吗?”楼下传来阿杰的的声音…不由得心下一惊收起了诸般思绪,朝着窗户下面看下去,阿杰正拖着彤彤在楼下对自己招了招手…

对着楼下随口应声,于是一个翻身跳下窗台趿拉着拖鞋打开了房间的台灯,暖光的灯光倾泻而下落在指尖的位置…

扯过一旁的信纸在人原有的寥寥数语后面加上了一句话

“如果不出去看看,你就以为脚下的这片土地就是世界”

垂眸盯着那人说不日定来拜访的只言片语心底却隐隐生起了些期待…

落笔~弯起唇角的瞬间,心里仿佛有块石头也落了地…

自己依旧不知道自己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起码自己心里清楚的明白了。这个世界有太多虚与委蛇的成年人,但是,自己并不想和他们一样…

永远保持着对这个世界的热情,偶尔为那些迷茫的人为他们能点上一盏灯…这样足够了,戴上了一旁的耳机,点开播放键…“重生”缓缓流淌的旋律温柔又干净

可以让你选择
人生重来或继续
我不知道
你的答案最后
会是真情或假意
我希望
从蓝天到名利
所有你想要的
都别随风去

耳边又传来楼下两人不耐烦的催促声…

“等等我!马上下来!”拿起一旁倒扣在桌面上的手机趿拉着拖鞋匆匆忙忙的下楼…

而忘记关掉的台灯下…随意搭在一旁的报纸被夜里微凉的风吹动露出娱乐版面的头条,加粗醒目的几个大字占领了整张版面

“so band主唱今日宣布暂退娱乐圈”

『7』
浙江,乌镇
“While we were so young

我梦到当时我们翻过墙

曼陀罗花沿途绽放

我们光脚越过人间荒唐

We're stupid but strong

放学的屋顶像万人广场

从不多想只是信仰

少年回头望

笑我还不快跟上”

……

在这许多小船悠闲在水间穿梭的地方,一个男孩穿着简单的白衬衣和黑色窄口牛仔裤坐在一小阶矮矮的石阶上抱着一把木吉他一边随意扫着弦一边浅浅吟唱着。这首本身有些偏摇滚的快节奏曲调在改了些许节奏和音调后竟成了带着融合了些许江南水乡韵味的民谣,配合着少年干净的嗓音,如同文人墨客笔下画下那墨色浅浅留下的诗篇画卷般美好。天才微微发亮,一抹朦胧的水汽如同晕染了天边的曙光,如同轻纱拂过。看着连绵的小山秀丽,似还不曾苏醒,以特有的安静的姿态,慵懒而眠。

石阶上有着些许青苔毛绒绒的铺在角落,而人常走的地方经过岁月的打磨变得光滑,上面有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小石坑,那是天然石头上本来就留下的痕迹。

这里是一个很老很老的村落,虽说乌镇有些地方已经极度商业化,但这个小村落或许是因为太过于偏远,反倒是逃离了城市化的吞噬。这里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几乎没什么人关心村外的事,小易在这里呆了将近两个月也没有被人认出来。

这半年来小易四处游山玩水,抱着木吉他在各处自己喜欢的地方唱自己喜欢的歌,听花开的声音,看雨落的姿态,如同居无定所的浮云游走天际。去了这么多地方,却唯独在乌镇里一个小小的小村里停留了将近两个月依旧舍不得离开。

他感受着这里一草一木的欣欣向荣,享受着很久没有感受到的宁静与平和,困倦的时候就可以窝进客栈里小小的睡一觉,晚上若是睡不着,就趴在窗口看星光落下洒满了树梢或是细雨朦胧模糊了远山,惬意得很。

“小易家阿哥,你又这么早起唱歌呀。”说话的是一个八岁的小姑娘,虽说年纪小,可一手刺绣却漂亮得不行“我阿姊说,你唱歌真的特别好听,但是她也说,你不是属于这儿的人,你迟早要回到属于你的地方。小易家阿哥,你是从哪儿来啊?”

小姑娘说的阿姊是她的姐姐,是一个拥有漂亮嗓音的女孩,每天她就坐在乌篷船上双足垂在水中,唱上一支又一支婉转动听的渔歌。撑着一叶乌篷船行走在乌镇的一条条水道中,即使走的很远,也能听见她清亮的歌声。

从哪里来?小易愣了一下,他感觉自己似乎融入了这边的生活,所以……从哪里来呢?“我呢,就是一个旅客,随处而行,随处而居,不知道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去哪里。”小易放下吉他,笑着摸了摸小姑娘的头,悄声叹了一口气望向天边的浮云。那在舞台上耀眼的光芒仿佛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记忆中的聚光灯在这里被每日的晨光星光替代,即使没有了话筒和麦克风等一系列音响设备,可歌声依旧在这安静的小村庄里能传得好远好远……

“走吧,我送你回家,这么多的草都你自己一个人扛啊?”小易收好吉他往自己肩上一背,接过小姑娘手中一大箩的草叶,虽说草叶的重量很轻,但数目却不少,堆积在一起还是有一些分量的。“对啊,家里养了小兔子,小兔子要吃草的呀。”

……

把小姑娘送回了家,小易重新回到了水边的的石栏上趴着,脑海里不断的想起小姑娘的那句话:“……阿姊也说了,你不是属于这儿的人,你迟早要回到属于你的地方。”不属于这里,那……自己属于哪里呢?或者说……是不是该去找什么人一同走向往前的路?可该找谁呢?

正无所事事的趴在石栏上想着,突然传来一个女孩子软软的声音,带着乌镇特有的腔调尾音,是绵软好听的吴侬软语。她撑着一叶乌篷从水中悠悠行过,嘴里吟的不知是不是给梦中人的思念:

你啊,要记得回头看看
有人在等你回来啊
不管路再远再难
不管再难过再心酸
对他来说,只要你会回来
他什么都不怕
可你别骗他
答应过他要回来
你一定要回来
当他发觉自己等的是一个明明许诺会归却早已忘记这个许诺的不归人
那他该有多难过
他该有多害怕
他该有多绝望
……

小易恍惚间突然想起曾答应过了谁一定会回去的呢……是谁呢……乌篷渐渐行远,那声声思念也缓缓远去,留下小易一个人的思绪渐远。乌镇的小村很安静,时间过的很慢,慢到让人都难以察觉到时间的流逝。明明在这里才过了几天,却感觉仿佛过了一生。是时间流逝的太慢了吧?慢到分分秒秒,都无限的延长,慢到脑海里的记忆都一点一点变残缺被覆盖……

乌镇的小村很静很静,静到让人变得沉默而平静,甚至是一种寂寞。小易每日都在这覆着青苔的石阶上抱着木吉他唱自己喜欢的歌,唱着自己的快乐,可……还是觉得有些寂寞——总之,是一种无以名之的寂寞,一种无事可做,即有事而不想做,一切都懒,然而又不能懒到忘怀一切,心里什么都不想,而总在想着些不知道什么的什么,那样的寂寞。这里太静了,静到让人都觉得失了朝气和活力。

所以……

是不是该去实现承诺了?是不是该去寻一寻那个人了呢?若是他等不到给他承诺的人,他会不会等呢……

不知何处吹来的一阵风吹过水面,掀起一阵微微的波澜。小易趴在石栏上突然弯起了嘴角,浅浅的梨涡被在水面波光粼粼的反射下的阳光衬得更加温柔,棱角分明的脸带着小梨涡看起来有些淘气又可爱。

你好啊,我是小易,我们 可以当朋友吗……

评论(11)
热度(93)
  1. 可乐Scar七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疯狂赞美阿七我爱荧幕cp啊啊啊啊啊啊考虑吃这对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Scar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