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七

我是个几近绝望的人
每每也不剩多少希冀
文字也廉价,连苦诉也支付不起
灵魂也无,意蕴也贫瘠

下一次
可不可以换你
喜欢我到疯掉

自投爱网

这篇是《闻香识人》的续篇
因为这篇我仿佛已经被催更了好久了。。。
很感谢你们对这个的喜欢
前文请戳tag  刑侦大队那些事
接下来还有其他篇章还请各位小仙女们继续多多支持哦
好啦,接下来看文吧  
不许上升×9215201128

王俊凯最近一直处于百脸懵逼的状态
懵的不是别的,而是每天早上起来打开家门,总会有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出现在门口,一个比一个让他觉得眼熟,一个比一个的莫名其妙,直到那件桃花步摇出现时,王俊凯的短路的脑神经突然反应过来,这不都是Jackson偷的东西吗?!我的妈呀,这都从哪回来的?!!

总算反应过来以后,吓得王俊凯赶紧抱着这几天收到的东西往局里跑,砰的一脚踹开王凯莉的门把手上的东西往她桌上丢:“王队!出事儿啦!”王凯莉眼皮儿都没抬一下,低着头看手机跟艳芬儿发消息约着中午去哪里吃饭,王俊凯在一旁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放声吼道:“王凯莉!Jackson的偷东西回来了!”“什什什么?!”王凯莉被王俊凯一吼惊愕的抬起头,王俊凯不禁痛苦扶额:艳芬姐啊,怎么你一回来大队长就傻了呢……王凯莉一记眼刀飞过去:“王俊凯,别以为你在心里骂我我不知道,你想死吗?Ծ‸ Ծ ” 

经过两人一上午鸡飞狗跳的清点核对过后,发现之前被Jackson偷走的东西一件不少的还了回来,并且越核对发现了一个越严肃的问题,这里的东西,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一些贪官所收的贿赂,都是见不得光的黑钱,并且连带着收黑钱的证据也全部在这儿了。更重要的是,这些贪官都是他们之前追查无果的漏网之鱼,苦于实在找不到证据只能放过他们。“看样子,这些东西交出去,我们还得有新的东西要查了。”王凯莉苦笑,拿起手机准备给局里领导打电话,准备按拨号键的手突然停了下来,转头问王俊凯道,“这些东西你从哪找来的?”“我哪知道,我每天早上一打开家门就放在家门口,每天都有,直到今天看见桃花步摇我才想起来。”王俊凯摊了摊手,表示自己真的很无辜。“那我要怎么跟局里的领导交代啊……难道我要说那是外星人弄回来送给你的?”王凯莉仰天长叹一声,认命的拿起电话去汇报情况。

事实上王俊凯本人也是活得跟做梦似的,追查了整整半年的江洋大盗Jackson,最后清点下来他偷的东西除了那件桃花步摇以外,其他竟都是贪官收的黑钱还有贿赂,并且他把这些证据都送到了自己这里,这样一来Jackson已经不能被定义为是单纯的大盗了,他是个打着法律擦边球的侠盗,他偷的东西又已全数奉还送到这里来,王俊凯表示头更疼了,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 王俊凯在局里做了一整天的笔录后,揉着疼的发胀的脑袋默默滚回家。

到了家门口,掏出钥匙打开家门,按照他平时的习惯打开所有灯,发现在桌子上放了一张卡片,上面写着“Jackson”,字迹风流而清雅。王俊凯心里一惊,四下看着自己有没有什么东西被拿走,可转念一下,不对呀,我这啥也没有他拿什么……正当他准备收回目光的时候,一转头看见在窗口坐了一个人,吓得王俊凯顺手就抄起手边的杯子着扔过去。坐在窗口的那人不躲不闪,只是微微侧了侧头避开了飞过来的不明物体。夜晚的风微微吹浮起纱质的窗帘,灯光透过窗帘落在那人身上,有种朦朦胧胧若隐若现的感觉。一双眼眸是琥珀色的,在月光中像一只撒娇的猫咪。王俊凯看得懵了,虽然光线被被窗帘遮挡只有一些浅浅的光落在他身上,可王俊凯依旧看见了他好看到不行的脸。眸若星子,嘴角勾起一抹浅浅微笑映着两个小小梨涡,上唇有一颗圆润的唇珠看起来温润可爱,高高瘦瘦的少年,碎碎的短发覆在额前,五官清秀表情乖巧,月光浅浅的从他身后照下来,他俊美的面孔沉浸在巨大的阴影里,眼睛却依然亮的惊人,在王俊凯与他对视的那一刻,他看见了一双清亮如泉的眼睛,仿佛看见了一只鹿在溪边喝水,阳光柔软,万物生长碧绿,枝条间有蝴蝶轻轻扑动翅膀,激起空气里看不见的金色波浪——那波浪的中心涌自于他琥珀色的瞳眸。

王俊凯还沉浸在巨大的震惊中,对面的少年已经微微弯起嘴角开口道:“你好啊,王俊凯。”声音柔软和顺,音调不高也不低,刚刚好让人听清又微微浮在心上,一扫而过,像春天的湖面上的柳条儿那么不经意。“你,你是……”王俊凯感觉自己的声音都结结巴巴的,不禁暗自红了脸,美色误人啊美色误人。“你不是找了我很久吗?”少年从窗台上跃下来,高高扬起自己的下巴一脸骄傲的样子,“我是Jackson啊。”眼里是满满狡黠和淘气,透露出一股子满满的机灵劲儿,看着王俊凯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站在那里。“你你你你你你……”王俊凯感觉自己舌头都打结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扑哧,傻子。”Jackson笑着挥了挥手,转身从窗口跃下,“喂大笨蛋,我还会再来的,不过啊……你别想抓到我。” 

王凯莉发现王俊凯最近特别反常,一天到晚不是抱着水杯坐在办公室里发呆,就是站在天台吹着风发呆,再不然就是在食堂里叼着筷子发呆……总之就是各种发呆。

“你在这装什么莎士比亚呢,干嘛?跟隔壁刑警二大队的邬童大队长学的?据说他不是前两天跟仙人掌表了个白嘛。”王凯莉看见王俊凯又坐在一盆花前发呆,实在忍不住走过去一巴掌拍他脑袋上。“你该不会是喜欢上谁了吧?看你这样子……被拒绝啦?”王俊凯一脸嫌弃的推开王凯莉的手,“去去去,我怎么可能会被拒绝啊,我这一表人才……”“看来真的是喜欢上谁了哈!”王凯莉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嘴角勾起一抹坏笑。王俊凯抓狂“不是!我没有!我在想别的事儿!”“哦?那什么事啊,说来听听。”王凯莉一脸霸气御姐相,吓得王俊凯一哆嗦,老老实实招供“我,我前几天看见Jackson了……”王凯莉一瞬间眼神变得犀利“然后呢?”“然后他跑到我家就跟我说了一声他是Jackson,然后就走了。”“为什么不上报”“因为我在考虑他的犯罪性质啊!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好像没有做错什么事。”王俊凯咬着下半唇目光直视着王凯莉,这是他的真心话。王俊凯一直都是以做他认为对的事为原则,而这次碰上Jackson他也不知道这件事是对是错,他没有做什么坏事啊,他只是惩罚了该惩罚的人,甚至仅有一件不合法的桃花步摇他也送了回来。在王俊凯心里,Jackson并没有做错。

“可是他私闯民宅是犯法的!”王凯莉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朝他大吼,“说的你没有私闯民宅过”“我那是拿了通行证,我那是办公事!”“那你上次进艳芬姐家也没有拿通行证啊”“我……”王凯莉被王俊凯一句话堵回来,头疼的揉了揉眉心,“我说王俊凯,你怎么这么护着Jackson?”“我哪有!我……”王俊凯下意识的反驳,可竟找不到托词。“你喜欢他。”王凯莉突然出声,不是疑问句不是反问句,是肯定句。“你这个样子太像以前的我了,说真的,一模一样。”王凯莉一瞬间犀利的目光温柔下来,每次当她讲到有关艳芬时就是这样。“但我以前纠结该不该去找艳芬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的,你的眼睛出卖了你的一切,王俊凯,你喜欢他。”可是我为什么会喜欢他……王俊凯在心里默默的问自己,一见钟情?美色所误?自己不是这样子的人啊,可是到底为什么呢……

王俊凯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耳边回响着刚才王凯莉跟他说的话“王俊凯,你要时刻记住,你身上披着这一身警服你就有你该负的责任,如何做决定,我不想教你,你自己看着办吧。”决定,抉择,为什么自己的人生永远是这样?!王俊凯不堪痛苦的捂住脸,他无比清晰的记得他第一次出任务的时候那爱懊悔,他为了抓捕犯人和保护身边的一个被当做人质的少年,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同事倒在自己眼前。当时留给他的选择只有两个,要么放走罪犯,使人质落入危险之中,要么就只能看着队友倒在他的面前。在万分之一秒的选择之时,王俊凯下意识的选择了保护人质,所以……王俊凯看到同伴倒下时欣慰的目光,那次任务解救成功,罪犯被绳之于法,可是对于王俊凯来说是痛苦的,他永远无法忘记,同伴倒下时那个信任和欣慰的目光好像在说,去做你认为对的事吧。 

“王队!接到线报,Jackson出现了!”负责收集消息的王地凤突然转身冲着王凯莉大喊,王凯莉和王俊凯的目光同时一愣,下意识对视了一眼,王俊凯的眼神是纠结,王凯莉的眼神有些惆怅。

王凯莉收拾好心情立刻与王俊凯带着一队人马往王地凤所说的地方赶去。 线报所指的地方是一个老巷子,地形交错复杂。王凯莉把所带的人分成数个小队一个一个的巷口排查,老巷子是典型的北京市胡同,数个巷口相互交错,巷口与巷口的标识又不够明显,无疑加大了排查的难度。王凯莉不甚烦躁的独自一个个巷口走过,在走过下一个巷口时一转身撞到了个人,反应迅速举枪,定睛一看是王俊凯那傻小子。无奈瘪瘪嘴把枪放下“喂,你有看到人吗?”王俊凯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也在这个巷子里面逛了大半天,什么也没看见“会不会王地凤的情报给错了……”王俊凯的话音未落,就看见了前方有一个瘦瘦高高的少年,碎碎的短发附在额前,眼睛明亮的惊人,就像阳光里最闪耀的部分,都落进了他的瞳孔里。

“Jackson……”王俊凯低低的喃语道,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轻声呼唤着挚爱的名字。王凯莉的枪几次悄悄举起又挣扎着放下,目光复杂的看着王俊凯和Jackson,他们两个对视的目光她太熟悉了,里面一分一毫的情绪她都曾经历过,她和刘艳芬也多少次这样对视着,目光里满是期望而不可得。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王凯莉想,王俊凯这次或许是动了真情,就连Jackson对王俊凯或许都是认真的。可是为什么呢?王俊凯不是才见了Jackson一次吗?

王俊凯和Jackson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就这样子静静对视着。王凯莉内心叹了一口气,收起手上的枪,转身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你自己解决,我当做没看见。”说完转身就走。 王俊凯想,自己那一刻的眼神一定是带着些许惊慌而错乱,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让你为难了吧?”Jackson站在离他三步开外的地方笑了笑,一双漂亮的眼睛里目光流转。王俊凯低着头咬紧牙关,两弯浓眉紧紧皱在一起,手指似无意般一根一根搭了下来,然后又悄悄握紧。他的手指一根根搭在衣摆上,又无意将一团小小的布抓在手心,用力拧紧,再松开。这个紧张时的小动作,连他自己都未曾发觉,他的心跳声大得令他感到头晕目眩。

“Jackson,你走吧,我没有见过你。”王俊凯终是抬起头,长叹一声闭上眼睛。“我不抓你,我觉得你没有做错,快走吧。”

王俊凯注视着Jackson的背影越走越远,他想自己真的是着了魔了。一双桃花眼里泛满了水汽,如同春天潮湿的空气弥漫人心,苦楚而为难。

“王队,这是我的辞职报告。”王俊凯低着头,拿着一份报告走进王凯莉的办公室,轻轻的把报告放在她的桌上。“你神经病啊?”王凯莉白了他一眼,伸手拿过报告,往他身上摔回去“吃饱没事干,给我滚回去。”“我认真的,我……我放到了Jackson,我对不起我的责任。”“谁看见了?”“……”“没人跟我报告啊,我不知道啊。”“王队……”“没其他事儿就给我滚出去,我忙着等会还要跟我家艳儿出去呢。”王俊凯垂着眼,站在王凯莉的办公桌前一动不动,薄唇抿成了一条线。

王凯莉默默叹了口气,开口道“王俊凯,你告诉我,什么叫做责任?”“责任就是做自己该做的事。”“那你所一直坚持的信仰是什么?”“做我认为对的事。”“那你觉得,你在放走Jackson这件事上,你做错了吗?”“我……”“你只做你认为对的事,那么你认为对的事就是你认为你该做的事,你只是做到了你内心该做的责任。”王凯莉冲着王俊凯挥挥手,“希望你赶紧给我出去,我要去找艳芬了。”

王俊凯想,关于自己和Jackson的问题或许会困扰自己很久,但是他没想到……

“凯哥,你别太难过了……”刘艳芬看着倒在家里,连着两天不吃不喝的王俊凯,也不知道该安慰他什么好。三天前,Jackson到局里自首,各大新闻媒体报道争抢着头条,江洋大盗Jackson,落网。由于案情严重,其中又牵扯到许多贪官的问题,上层领导当即决定,立刻展开调查,由王凯莉亲自押运。谁也不曾想到,在押运途中,Jackson突然推开车门从其中一侧车门翻落,径直落入旁侧山崖,再也没了踪迹。经过个各刑警对现场勘测,无生还可能。所以警局立即召开了发布会公开真实情况并对由Jackson提供的证据,对贪官实施一一抓捕。所有人惋叹一个正义至此的侠盗的陨落,有人感叹有人惋惜,只有王俊凯一个人对他的感情难以言喻——王俊凯已经想起Jackson是谁了。那样清澈透明的眼睛他只在一个地方见过,他第一次救的那个人质,那个少年,现在回想起来,不就是Jackson吗……王俊凯想自己,或许会不记得他的长相,但永远不会忘记拿他那双看着他时依赖的眼睛。人的长相或许会变,但是眼睛是不会变的。

为什么会没认出他呢?为什么会不记得他呢?为什么没有第一就知道他是谁?为什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从自己的面前离开……王俊凯终于是明白了,那次他到他家中留下Jackson的名片,怎么可能会什么东西都没有偷走呢?Jackson偷走的,是他王俊凯的心啊……

当王凯莉到王俊凯家时,刘艳芬已经没有一点办法劝王俊凯了。刘艳芬给了王凯莉一个无奈的眼神,默默摇了摇头抱了抱王凯莉,然后转身出去,体贴的帮她关上门。

王凯莉看着王俊凯一脸颓废的坐在墙角一动不动,只有偶尔流露出的抽泣声给人感到浓浓的悲伤。

“我帮你申请了调离令,小凯,去别的城市看看吧。”王凯莉对王俊凯并没有任何的劝和安慰,只是从包里拿出了一张纸,放在王俊凯身边。“小凯,去试试吧,换一个地方说不定对你会好些,还有……”王凯莉纠结了一下,从包里拿出了另外一个本子“这是Jackson的笔录,要不……你看看吧……”说完便静静的转身离开,她不忍再看王俊凯那个痛苦断肠的样子。

房间内又恢复安静,王俊凯坐了良久,颤抖着手指拿起了那本笔录。越看下去,王俊凯越忍不住自己的失声痛哭,像一个失去了全世界的小兽一般哀嚎着。虽然Jackson为了保护他的名义,在笔录里面说的很含糊,但是王俊凯还是看出来了,Jackson是为了他的案子才当了大盗,因为王俊凯之前有一次为了查一个贪官的案子差点再也回不来了,那个贪官背后有黑道的背景,王俊凯曾有一段时间遭到极其危险的报复。而有了Jackson帮他弄来的这些证据,他就不用这么危险的去做他认为对的事情了。而那个桃花步摇,只是因为它寓意着送给最心爱的人……

三个月后

王俊凯从机场走出,他带着王凯莉帮他申请的那张调离,离开了那座城市。在他上飞机前,王凯莉给了他一个地址,跟他说在新的城市可能会不太适应,让他去那里交流一下接下来的生活和工作。

王俊凯按照王凯丽给的地址,找到了市郊的一家孤儿院。王俊凯才踏进孤儿院的门口,就听见了一阵歌声

Iknow exactly what to do
为了实现梦想
You make these dreams come true
我知路在何方
And you've been there through and through
闯过万重险关
So that's whyI sing to you like
只愿为你歌唱
(ah ah)I won't Iwon'tI won't stop now
狂奔永不停止
(ah ah)I knowI knowl want that crown
目标一击即中
I'm steady making these moves
坚定不移向前踏步
My heart only beats for you
我只为你心动
Igot a lot of things to prove
凡事皆可证明
Iwould travel to the moon
我可以飞奔到月球
If you be there with me too like
如果你愿与我一起
(ah ah)1won'tI won'tI won't stop now
狂奔永不停止
(ah ah)1knowI knowI want that crown
目标一击即中
I'm steady making these moves
坚定不移向前踏步

声音柔软和顺,音调不高也不低,刚刚好,让人听清又微微浮在心上,一扫而过,像春天的湖面上的柳条儿那么不经意,是那样的好听。

“Jackson……”王俊凯感觉自己的手都在颤抖,拔腿向里面冲进去。一踏进门就看见坐在小花园中有一个高高瘦瘦的少年被一群小孩子围着。小孩子们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听着中间那个少年唱歌。少年有一双很美丽的琥珀色双眸,他抱着吉他轻轻的吟唱着。少年的脸颊上有些许斑驳的伤痕,看得出来是旧伤,细长的手指上也多多少少的布满了深深浅浅的伤疤。

一曲完毕,少年轻轻站起身微笑着送着孩子们回到房间里,嘴角的小梨涡仿佛盛满了微笑。等孩子们都回到了房间,少年回头看一下早已愣在一旁的王俊凯,双眸清亮如泉,眼睛亮的惊人,就像阳光里最闪耀的部分,都落入了他的瞳孔

“你好,我叫易烊千玺。”
“你好,我叫王俊凯”

王凯莉正坐在办公室里写着笔录和档案,突然手机振动收到了一条消息,只有两个字。
“谢谢”

后记
Jackson,或者说易烊千玺一直记得那一天,他怕王俊凯为他为难,所以他在警局门口纠结了很久,最后终于迈开步踏进去。

给他做笔录的是王凯莉,易烊千玺还记得她。做笔录时他跟王凯莉说了真话,但是他请求王凯莉在笔录上隐去他提到的王俊凯的姓名,他不想因为这个影响王俊凯的未来。可他没有想到,王凯莉写完笔录后准备离开时,抬头问了他一句话,“他的心跟你一样,你愿意跟他走吗?”

车门是王凯莉易烊千玺开的,易烊千玺从山崖下滚下去落入点也是计算好的,在一丛灌木丛上。虽说缓冲了很大一部分冲击力,但依旧受了不少伤,掉落时脸和手很大程度被石子划伤。但易烊千玺依旧不后悔,如果这样的拼命能换来王俊凯,有什么大不了的?

王凯莉帮易烊千玺做了新的身份,以易烊千玺的名字重新活在这个世界上,以后再无Jackson,只有易烊千玺和王俊凯,只有彼此守护的易烊千玺和王俊凯。

这样,很好
真的很好

评论(17)
热度(92)

© Scar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