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七

我是个几近绝望的人
每每也不剩多少希冀
文字也廉价,连苦诉也支付不起
灵魂也无,意蕴也贫瘠

下一次
可不可以换你
喜欢我到疯掉

闻香识你

日更五天打卡第三发(3/5)
刑警大队长王凯莉×顶级调香师刘艳芬
凯千俩过来串个场子emmmm
顺带带上委屈巴巴王地凤同学
至于大盗抓没抓到。。。不知道,下次再说吧【哼唧】
不许上升×9215201128
好啦,看文吧

“王队,你这情报到底靠不靠谱啊!”博物馆中,十里红妆展厅中有一个貌美的女子身后跟着一个长相俊秀的男子。男子悄悄侧头压着声音问着身边的人,声音里是压抑不住的虚脱和崩溃。“你真的是我亲姐啊!整整五个小时了!五个小时走一个展厅还走不完,有脑子的都会觉得我们有病好吗!”

另一个黑色长卷发的女子白眼翻上了天,一米七五的身形再蹬上一双12cm的高跟鞋后御姐气场全开。“你可以声音再大一点,正好给Jackson提醒,让他快点跑。”尽管御姐气势震慑旁人,但精致的桃花眼微微一撇,竟是有种说不出的可爱和娇俏,像是小时候家中那种会说话,可爱精致的玩偶娃娃一般。

王俊凯立刻认命的闭上了嘴,如果再让Jackson跑了,自家大队长非砍死自己不可。大队长一直在刑警大队里是一个神一般的人物,芳名不仅流传在他们科室,在整个大队里都是一个神奇而恐怖的存在。警校一直是个男多女少的地 方,除去法律系和心理学系的妹子突破了个位数外,其他系都惨不忍睹,更不要提三年来,全是雄性生物的刑侦系了——据传言,连他们养的猫猫狗狗都是公的。而王凯莉,是这三年来唯一进驻刑侦系的……妹子?在她来学校报到的前三天,还有天真的小男生这样认为。三天后,刑侦系集体男生幻灭:这哪是妹子啊?!你见过哪个妹子一脚踹开防盗门还是上锁的那种!哪个妹子能分钟翻过两米的墙,气都不喘还能站在墙下翻着白眼鄙视他们!……以上都只是王凯莉同学在警校成长史上的冰山一角……毕业后更是凭借着非常人的恐怖实力直接进入刑警大队。年纪轻轻屡破奇案,敏锐的洞察力,极度清晰的逻辑思维,加上女生独有的精准的第六感,手上的案子基本上到手就破。毕业几年后迅速荣升成大队长——对没错,在同级的同学王俊凯还只能挣扎在助手位置哀嚎时,她已经踩的12cm的高跟鞋在各个地方叱咤风云了……嗯……或许只有蹬着高跟鞋依旧如履平地走的快要起飞这点才能证明,王凯莉……确实是个妹子……
至于为什么说“基本”,就是因为他们现在正在等的这个Jackson了。Jackson是个有名的神偷大盗,每次作案都宛如完成一件艺术品,不留痕迹不露身影,至今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不过神偷也有自己的规矩,不动寻常百姓家的东西,不是来路不明的高官贵重物品不拿,价值昂贵和不是真心喜欢的古董不碰。总得来说还是个很有原则的大盗,亦或是……侠盗?每次动手后都会留下一张写着“Jackson”的名片,字迹清雅,然后消失无影无踪。

王凯莉接手这个案子后都快被逼疯了,一向强大如她的完美主义强迫症晚期患者绝对不允许有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这次通过个地方收集的情报得知Jackson会在今天对十里红妆展厅的一件桃花步摇下手。据说是清朝时期某个曾受过盛宠的妃子心爱之物,时代不久远,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历史价值,纯属就是好看罢了。王凯莉和王俊凯从博物馆开门就一直等到现在,还有对面站 着队里的那个小姑娘王地凤也是早早就等着了。

突然间所有展柜的灯光同时闪了一下,短暂的强闪光使人在生理作用下闭上了眼,王凯莉立刻感觉到不对,靠着直觉飞快向着桃花步摇的位置冲过去,只看见的……只有空空的展柜和一张名片。“Jackson”三个字旁边还画了一个吐舌头的鬼脸。

会议室

王凯莉黑着脸坐在位置上,听着每个小分队的分析报告。“监控组”“带子被人洗掉了,只有最后一个背影。”“检验科”“没有指纹足迹,名字是手写的但我们找不到匹配字迹。”“行动A组”“跟丢了……”“行动B组”“我们没看见……”王凯莉的脸越听越黑,最后忍不住掀桌“你们都在干什么!!!跟人的跟不住就算了还有没看见的?!!找不到指纹就算了保护监控带子还保护不住?!!你们一个个大男人能不能有点用!!”【王队怒气值Max】

“王队!我可不是大男人!而且我也不是没有用!”坐在旁边的王地凤忍不住跳起来插话“我追过去的时候碰到他了!”王凯莉眼睛一亮,“然后呢?你扯到他头发了还是抓住什么了?”“然后……跑了啊,我只是碰到他了……”“你是被灯一闪误打误撞撞上去了吧……”王俊凯扶额,王地凤这家伙什么时候都不靠谱……悄悄瞄了一眼自家队长一副气的要背过气的样子,王俊凯决定自己还是闭嘴装透明好……

“好了,都给我安静!我这里有一条线索。”王凯莉敲敲桌子让所有人安静。“博物馆早上七点开门,暖气是十点开始供暖的。等到室温到达24°的时候差不多时间是11:25。”王凯莉把投影仪连接电脑,调出那张背影的图片,“现在这个季节,正常气温都是0°到3°之间,而Jackson只穿着一件薄大衣,没有手套没有围巾,这样的话手上的温度不会维持正常体表温度,也就是我们一天到晚喊的手凉的情况,所以……”“万一他 穿了保暖秋衣呢?”当然,这又是不怕死的王地凤同学。“Jackson一向注重潮流,连秋裤都不穿的人你认为他会穿保暖衣吗!”王俊凯一把摁住王地凤“你再捣乱,等会儿王队动手打人我可救不了你。”王凯莉淡定地抱臂看着小凯解决王地凤,继续说道“所以在我们封锁所有路口的情况下,Jackson一定是在开门之前就潜入了博物馆,在室温提升到正常温度时,他手上的温度也会有所回暖,王地凤,”王凯莉突然转头看向一脸幽怨缩在凳子上的王地凤,“告诉我,10:15开始,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这是你的特长,别告诉我你忘了!”王地凤一脸惆怅的戳着桌面,一边幽怨的回答“没忘,你还记得我有用呢。”偷偷侧目看见王凯莉挑眉看着她,一咕噜赶紧爬起来认真报告,“嗯,大概那个点左右有一股淡香,然后越来越浓,是呈波浪是递增的状态出现的,是花香的感觉,但又不只是单一的一种味道。王队,我在现场没看见花啊。”笔飞快的在王凯莉指尖旋转,王凯莉用一种“你是白痴吗”的眼神看着王地凤,“你都说了 不止一种,自然不可能是真花的味道。”“假花也有香味?这么神奇的吗???”“是香水味啊白痴!”王凯莉又一次暴怒了,一巴掌对着王地凤的脑袋呼过去,天杀的给王地凤这么好的嗅觉真是白瞎!脑子不好使有什么用!“前调玫瑰,百合,鸢尾花。中调柠檬,薰衣草。后调铃兰……还有一种味道,我记不起是什么了,我再想想。”王凯莉难得安静下来皱眉沉思,那个味道特别特别熟悉,可又说不上来是什么。好像以前自己天天都闻到过……“算了,你们先去查。A组把我刚才说的几种香水原料弄来给王地凤。王地凤你试着调出差不多的味道,别跟我说你不会,你就是去偷去抢你也给我想办法弄出来。B组去排查所有顶级调香师,有接私人调香的那种,去问谁有调过这种香,三天后给我结论,搞不定的三天后就给我滚去看大门!散会。”

所有人一个个跟逃命似的夺门而出干活去,连王地凤都抱着手机用快哭的声音狂吼:“我不管!你想办法给我拐个调香师来!什么?他不过来?!那就直接绑了他!废什么话!”……总得来说,大家都是一副忙碌而其乐融融(?)鸡飞狗跳的景象。

王俊凯没有随着众人的鸡飞狗跳走出去,转身走向了还在沉思的王凯莉。“嘿,休息一下,别那么累了。”王凯莉勾了勾嘴角,“我没事啦,就是想不起来到底差什么了。”“不过我有一点没听懂,”王俊凯拿起会议记录“时间,温度和气味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一定确定是香水味不是别的?”“你知道香水为什么要密闭储存吗?”王凯莉看着王俊凯一脸茫然的样子笑了,原本严肃的脸像春风消融了冰雪一般,清秀的容颜流光溢彩。“香水里有酒精的成分,随着温度升高酒精挥发越快,所以香味越重。”“所以时间越久,暖气的温度越高从而提升的体表温度,所以香味就强了?”王俊凯恍然大悟“王凯莉你可以呀,这都给你想到了,啧啧啧,相比之下王地凤果然是傻。”【王地凤:别背后说我坏话!!   王俊凯:下次当你面说好了】

傻?王凯莉苦笑了一下,记忆里好像曾有人每天都说她傻,一天到晚都叫她傻莉儿来着……王凯莉揉了揉眉心跟王俊凯打了个招呼就先回家了。一进家门,王凯莉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奔向衣柜,从衣柜深处翻出了一个蒙着薄灰的小箱子。打开箱子,里面只有几件物品:一个小小的香囊,一些本子和厚厚的一叠信。王凯莉小心的拂去灰尘,拿起香囊浅浅嗅了一下,然后抓起电话打给王俊凯:“帮我买一些薰衣草干花送到我家,立刻!马上!”

王俊凯被王凯莉没头没脑的指定弄蒙了,不过还是尽责的完成命令。当他把薰衣草干花送来的时候,看见王凯莉拿着一个有些旧的小香囊和他刚买的薰衣草对比着闻了闻,然后……然后把他啪叽推出了家门,再伸手抓过包和手机一脚踏出关上门,动作连贯一气呵成。王俊凯一脸蒙逼的看着王凯莉跟她大眼瞪小眼,王凯莉一巴掌拍他头上,“看什么看!下楼!开车!”

车在一栋远离市中心的小房子前停下,王凯莉站在门前几次抬起手却没有落下,王俊凯站在王凯莉背后看着她反常的举动。开玩笑耶,这可是王凯莉!什么时候都是雷厉风行决策果断的王凯莉!竟然还有她犹豫的时候?!有生之年还能看见王凯莉犹豫?!!!“王队,我来踹门,你知道我是专业的!”王俊凯突然意识到王凯莉是找到了线索正在工作,所以称呼也改回了王队。王凯莉盯着门看了很久,最后暗自叹了口气,直接伸手输入密码,是那人的生日。门并没有像预想中的打开,反而显示密码错误。王凯莉愣在门口,果然……果然改了密码不要我了吗……王凯莉思绪在放空,手却下意识输入了另一串数字,门,开了。王凯莉突然意识到刚才那串数字是自己的生日……王凯莉强忍着收敛心神,转头看向一脸懵逼王俊凯:“你去给B组打一个电话,通知他们收队回来,不用去了。”“怎么了?”又是一脸懵逼。“我找到那个味道了。你先去通知,然后你也先回家吧,这里我自己来处理就可以了。”【王俊凯:???发生什么事了,大队长现在连撬门都不需要我了吗?!】

王凯莉支开了王俊凯独自一个人往门里走,这个小房子,她闭着眼睛也能找到,不知道多少次累的不行的时候,多少次自己难过崩溃的时候,她都会自己一个人悄悄地散步到这里,在这个小房子前站很久很久,直到夜幕低垂,席卷而来的黑夜将她包围,然后回家,留下散落一地的泪水。走上楼梯,转过转角,找到了客厅的位置,空气中竟是淡淡的酒味。王凯莉皱着眉朝沙发走过去,刘艳芬正歪着头斜斜地靠在沙发上睡着了,地上满地空了的酒瓶,七扭八歪得倒在地上。刘艳芬的手上还抓着一个酒只剩浅浅一个底的瓶子,看样子不是睡着了是喝多了。

王凯莉茫然的看着眼前的景象,这已经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刘艳芬怎么可能会喝酒喝成这样?和她在一起那么久,唯一记得的只有那次自己喝醉了的时候,刘艳芬从来没有过……那一次……

那还是王凯莉在警校的时候,那一次是他们作为实习生,头一次破了一个重案。王凯莉作为主要功臣被灌了不少 酒,本来就酒量不好的她喝得晕晕乎乎的。她找了个借口跑出来透气,不知怎么的,就想打电话给刘艳芬,就想打给和她跨越了整个中国那么远的刘艳芬。王凯莉已经记不清那个时候自己说了什么了,她只记得刘艳芬一直哄着她让她快点回家,后来据刘艳芬,描述好像自己还一直强迫着让刘艳芬叫自己女王大人来着……那个时候的自己还不是什么大队长,那个时候的刘艳芬也不是什么世界顶级调香师。她们都还是刚刚踏入这个纷扰社会的孩子,如同雏鸟被放出笼一般刚刚接触这个不一样的世界。一点也不厉害,一点也没有名气,可是她们拥有的是属于她们的快乐,简单而知足。后来呢?后来随着自己破的案子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忙,队里的前辈们都说能者多劳,也美名其曰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而刘艳芬开始走上了调香师这条路,这世界上女生作为调香师本就比男生更加吃力,可奈何刘艳芬就是天赋异禀,嗅觉灵敏也记忆力强大,能够分辨出几千种甚至上万种不一样的味道。王凯莉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 了刑警大队长,而刘艳芬同样用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世界顶级型一流调香师。而各种各样的头衔却使她们的相见越来越少,肩上所背负的东西也越来越多,本就一个在北一个在南的跨越而显得艰辛的异地恋,在长期间的消磨中彼此的温馨也被慢慢的磨光了。她生病的时候她有的时候忙的连电话都打不上一个,她受什么委屈挫折了她也忙得没有空安慰只能匆匆挂断,有的时候甚至连着一两个月打电话都打不上几分钟……真的不是不爱了,只是再也没有力气耗下去了,感情就这样子放在那里被消磨,明明青春才过了大半,却仿佛一个人独自行走好久,穷尽一生孤独走了一生一世。两个人没有眷恋,也没有你死我活的哭着分手,就是拿起电话说了一声,我累了,再见吧,然后等着对面平静的说一声,好……

后来刘艳芬拿到了职业调香师证后开始做起了私人调香师,来到了王凯莉所在的城市。刘艳芬曾打电话告诉过王凯莉,她在这里买了一所房子,密码是刘艳芬的生日,只要她想来什么时候都能来。明明知道密码的王凯莉,却一次也不敢踏进这个小房子,一次又一次地站在门口的树影中遥遥望着那栋灯火通明的小房子。或许真的是太懦弱了,可……却是真的再没有勇气去再次面对刘艳芬。

当刘艳芬醒来时,王凯莉已经离开了。刘艳芬揉了揉还有些发胀的太阳穴觉得有些头疼,家里一地的酒瓶子已经清理干净了,自己身上盖着一件大衣,刘艳芬轻轻嗅了一下,熟悉的味道流转,是王凯莉的味道。刘艳芬起身把大衣收好放入衣柜,挂好后指尖从衣服上慢慢滑过,忍不住暗自微笑起来,她想着她穿着这件衣服意气风发的样子,想着她笑容明媚如阳光的样子,想着她好看的眉眼、精致的面容、可爱的虎牙,想着她的一切。

刘艳芬走到厨房,桌上放着一小碗白粥。刘艳芬端起来尝了一口,已经有些凉了,还有些烧糊的味道。她呀,还是学不会做饭。刘艳芬笑着摇了摇头,一口一口吃着有些凉了的粥。泪悄悄顺着脸庞滑落,我的傻姑娘啊,你说你一个 人在外面不会做饭可怎么办?谁来替我照顾你啊……

与君初相识,恰似故人归。刘艳芬永远记得那一天与王凯莉的初见,或许是王凯莉都不知晓的初见。那时的刘艳芬是警校隔壁一所国际大学的交换生。那天下午,她在学校周围逛逛熟悉环境,突然听见了一串清脆的笑声,刘艳芬侧头一看,目光就被那个明媚的女孩子吸引过去。从此后目光再未流转,连带着对她的喜欢一起成了刘艳芬心底最美好的秘密。在此之前,她从不知道一个女孩子可以漂亮到如此惊艳,明媚到让你无法直视。或许就是因为太明媚了,在后来的日子里,她一不高兴刘艳芬就会有种天要塌下来的阴沉感觉。其实女孩子有小虎牙并不太好看,可在她身上,这小虎牙却好看到不行。刘艳芬听见有人喊他王凯莉。王凯莉……真是个好名字,像她本人一样美好。那个时候的王凯莉青春逼人,松松散散的绾着马尾。穿牛仔背带短裤、白t恤、帆布鞋。眼波流转间莞尔一笑,清澈如水。

再后来,刘艳芬的学校办了画展,请隔 壁警校的一群学生来安保——美名其曰:交流与实习(其实就是省钱)刘艳芬正在自己的展厅把画挂上去,站在梯子上差点踏空,所幸一支纤细的手扶了她一把。刘艳芬挂好画后转身道谢,回过头看见是她,笑眼盈盈,意气风发——原来她负责安保的,是她的展厅。

刘艳芬从回忆中惊醒,安安静静的把空了的碗洗净放入碗柜。然后拿起电话:“喂?你……来找过我是吗?怎么了?……好,你过来找我吧,我等你。”

几乎从刘艳芬家落荒而逃的王凯莉坐在办公室里发呆,突然响起了铃声吓了她一跳。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备注是芬芬,迟疑了一会才接起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依然温婉柔和。刘艳芬什么时候都这样,甚至于那年答应她分手的那个好字也是温柔至极。王凯莉就是在她的浅笑和温柔中失了神,心甘情愿的交付了心。其实王凯莉知道的,刘艳芬是个温婉柔软进骨子里却有坚定心性的女孩。不然她怎会毅然决然的决定交换期结束后选择离开她回到原本地方学习调香,不然她一个女孩子怎会甘愿寂寞去当调香界的这朵高岭之花,不然……不然那年她怎会这样坚定的说出那个好字………

当王凯莉晚上到了刘艳芬家时,输入了密码打开门进门后看见鞋柜边摆了一双拖鞋,是王凯莉喜欢的颜色。空气中有一股淡雅的香味,应该是刘艳芬亲手调制的,香味的是中有种刘艳芬身上独特的味道。“你来啦?”刘艳芬抱着书从沙发中站起来。清丽的容颜在微黄的灯光下温润如玉,温柔的眸子微微闪着光,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浅笑。以前的王凯莉曾无数次幻想这样的场景:自己每天回家打开门,看见她窝在沙发上翻着厚厚的、她喜欢的书。在一片微微泛黄的柔色灯光中,自己最爱的她在等着自己回家。多年前记忆里幻想的场景和眼前重叠。灯影间,她像是跨越了时空而来,对着王凯莉微微一笑。好像时间从未改变,好像你还在我身边,好像还是最初的你和我。有你在的地方……才有家啊……

餐桌上淡淡闪光的烛火动人,刘艳芬伸手接过王凯莉的包,“先进来吧,我做了些你喜欢吃的。”一如当年。王凯莉跟刘艳芬简单说了下情况,刘艳芬略略皱了下眉,“这我倒真不清楚,这款香是有人定,不过是两个月以前的事了。我这里还有当初剩下来的一点余料,你看看是不是这个味道。过来吧。”刘艳芬起身走向一个房间,指尖轻动输入了一串密码。王凯莉看见,密码是她们当初分开的日子……“诶,对了,你怎么知道这款香是我调的?”刘艳芬一边开门往里走一边问。王凯莉极力克制住想伸手抱住刘艳芬的冲动,“你从来都不知道你自己身上有一种属于你自己的香味吗?你调的香、用久的物品都会沾上你的味道。”“真的吗?我怎么闻不到?”刘艳芬皱着鼻子在自己衣袖上闻来闻去,眼睛亮亮的像一只小兔子。王凯莉被她的样子逗笑了,无比自然的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两个人皆是一愣,王凯莉略带尴尬的收回了手。而刘艳芬则红着脸别过头,没让别人看见她同样红了的眼眶。

这样小小的房间里竟暗藏玄机,房间里还隔出两个小小的内间。应该是刘艳芬平时放东西的地方。“你你你先坐,我去找……”刘艳芬说完转身就往内间跑。王凯莉在正厅里等着刘艳芬看着房间里每一样物品,想着刘艳芬坐在位置上调香的样子,细长的素手拿着一堆瓶瓶罐罐却依旧好看,想着她翻着书找资料的样子,秀气的眉轻轻皱起,几缕没扎好的发丝散落脸边。这是最好的时光,最好的青春,最好的刘艳芬,可她却无法陪伴无法拥有。你已经不在这儿了,可是为什么我还在?王凯莉觉得自己死了心,绝了情,把自己关在自己的世界,寂寞而又孤独的等待着时光流逝,暮色西落。

王凯莉的目光突然落在一个盒子上,是个不小的盒子,样式精巧别致。而让她注意的原因,是在盒子的右下角有一个娟秀的字迹,莉。手像不受控制一般,打开了那个盒子。王凯莉的泪瞬间就落了下来——平日里叱诧风云的她在 那一刻哭成了三岁的孩子一样。盒子里是整整齐齐的几十余瓶香水,每瓶都标注了日期。香水瓶子是王凯莉刘艳芬一起设计的。刘艳芬曾许诺这种瓶子只装送给王凯莉的香水。至于香水,是在刘艳芬学习调香后每个月都会单独为她制一瓶香,每瓶香都不同,每瓶香代表的含义都不同,有的是快乐,有的是浪漫,有的是期许。而王凯莉把几十瓶香一一闻过,只有两个感受:哀伤和思念。香是不会骗人的,制作者带着什么感情,香就是什么味道。原来……原来在她离开后,刘艳芬依旧每个月都为她制香……

“哐当”王凯莉带着泪眼朦胧看过去,刘艳芬正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王凯莉一步步走过去,直直的直视着刘艳芬。“这些香,是给我的吗?”刘艳芬别过头,捡起刚刚掉落在地的瓶子,“你要的东西,拿到了就走吧。”“你在逃避什么?”王凯莉挡在刘艳芬面前,一字一顿的开口。“为什么?为什么当初要答应我说好?为什么答应我要分开?你明知 道我只是一时难过,你明知道我会后悔的……”“凯莉,”刘艳芬还是转身背对着王凯莉,她还是不敢看着她,“我怕你伤,怕你苦,如果不能给你百分百幸福,如果还是会让你伤心,哪怕只是一点点难过。那么,我都会选择放手。我舍不得让你有一点的不开心。但你要知道,现在我的背后,是我的全世界。”身后半晌没有声响,刘艳芬回头看见王凯莉一声不吭的抱着箱子往外走“喂,你干嘛——”“这个味道闻着太难过了,你调过新的送我。你说了,不能让我难过的。至于这些……”王凯莉飞快的抬手抚过眼睛,带走里面的水痕,“我没收了,你赶紧收拾房间出来给我,我要搬过来住,把它藏起来。”

王凯莉继续往外走,看见刘艳芬还愣在原地,转头对她露出了明媚的笑容,就像刘艳芬说的那样,灿烂如同盛阳下开的热烈的玫瑰。“没有谁能给谁百分百幸福,只有当我加上你时,才是这世界所给予的空前盛典。芬芬,你记住了,我空空如也的无名指上永远等着一个人的戒指。而这个人,只能是你。我想要的未来,就是每天早上看见你和阳光都在。” 

——傻瓜,我爱你 
——我的女王大人,我一直爱着你
——从此后,我们,在一起

原来,比“我爱你”三个字更动听的是“在一起”,我们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评论(19)
热度(101)

© Scar七 | Powered by LOFTER